散文随笔

安眠

作者:我沉入海

我不知道我的生活算不算得上幸运,我也不知道我算不算的上不错,只是我一个人走着,好像有一点孤独。
虚伪
昏昏沉沉的醒过来,耳机里的音乐还在播放,我还以为手机早关机了呢,我并不想给它充电。毕竟我体验过一次,手机掉到床下,我懒得去翻找它,于是过了一段没有手机的时光,真是无法言喻的轻松。
你以为我平时太忙,所以偷偷放松?当然不是,我的手机很干净,每天也只有天气和新闻给我发消息,可我很累。
我为什么又把手机从床下翻出?哈哈,因为我发现我的生活连钟表都没有,即使我并没有打算去做什么,当然,也没有人在几点钟约了我。

可能我是努力的在渡过每分每秒,就期待着到点睡觉。我当然也可以随时就去睡,可像我这样有理想的青年,才不会乱了作息。
对了,我为什么今天是在傍晚七点多醒的呢?嗯,这个问题解释起来可能有点麻烦,大概就是我想一觉睡到明天的,可惜半途醒了,并且发现天还没黑呢,这让我很无奈,于是我把它归结于上天的安排,要知道,我总是这样总结的。
哦,在我写下这些无聊的文字时天居然黑了,你以为我写了多久,当然没有,不过是二十分钟吧,天黑的我有点无措,也许是上天要我珍惜?就当做这样好了。
你一定很好奇我的生活,好像非常的轻松。轻松?让我想一想,大概是因为我的世界很空,也许你们需要和朋友吃饭玩耍,和恋人聊天吵架,这些我可不需要,或者说,我可没有这些。
活该
我听着歌入睡的,我一直在做梦,我清楚的感觉的到。梦到了什么?我记不太清了,我只觉得大概有羞耻,龌龊或者无力吧。
燥热的天气真是不适合睡觉,耳朵里断断续续播放着不知道谁的歌,很是悲伤。按开手机,光有点刺眼,如我所料,当然没有人给我发消息,没有人会想起这个可有可无的人。
许多人都说我没心没肺,没有什么会被我在乎,或者,伤害到我。嗯?多可笑的评论,无知的人啊,你们看到的不过是我让你们看到的罢了。
大概和你想的一样,应了那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才没有人是一开始就身披铠甲的,而我的铠甲不过就是结痂的疤。我也会哭会笑,被忽略了也会失落,被夸奖了也会得意,可能是没有被发现,我也没有说出来。
痛苦时,像极了见了光的鬼魂,而痛苦来的没有缘由和征兆。阳光来的却很简单,只是需要别人一个顺道的留意。
哦,我好像有一点明白让我痛苦的凶手了,就是那些片刻光亮后的寂静,好像没有生命了一样的黑暗。
算了
看,山崖上有一朵花,还有一个孩子,它看起来真温柔,它对我招手,它想和我一起玩耍,我要......不了不了,从那样的地方摔下来可疼了,我是知道的。

我见过的人不多不少,做过的事不好不坏,可是,我好像病了,病的不轻不重,就是那种快要倒下又还走着。
2019-4-26黄昏

(12)

热评文章

评论:

2 条评论,访客:2 条,博主:0 条
  1. 摇摇晃晃
    摇摇晃晃发布于: 

    我见过的人不多不少,做过的事不好不坏,可是,我好像病了,病的不轻不重,就是那种快要倒下又还走着。

  2. 居寒a
    居寒a发布于: 

    我见过的人不多不少,做过的事不好不坏,可是,我好像病了,病的不轻不重,就是那种快要倒下又还走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