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随笔三则

作者:十八岁的诗

生于江南
姑且不提皑皑的白雪绵延在眼前,哪怕是空中坠落下的碎冰,作为江南的孩子也是像幼童尝到糖果般兴奋。

身为江南的孩子渴望着白雪皑皑淹没过脚踝,所以我日益渴望着冬季的到来,也在严寒的冬季期盼着大雪纷飞。我想在漫天雪花的天空下屹立,看着片片雪花在冬风里翻腾,旋转,最后落在我的身上,头上,脸上,也似秋叶一般飘零坠落在我眼里,感受着它慢慢融化,把冬日的温度从我的眼中传到我沸腾炙热的血液中,流入心脏。我想冬季就这样融化在我眼里。噢这才是冬季该有的模样,我一直这样想。

我痴爱冬季,诚然我羡慕过北方的飘雪,但我生在江南,被江南的沃土与清泉滋养着。江南有涓流不息的河流小溪,有翠色弥漫的树林,也有民风淳朴的小镇村庄,在江南温柔的暖阳之下,伴着溪流的水声,嘹亮的山歌也会穿透繁多的树叶。
生于江南,所以我会有阴雨连绵的时分伤感情怀,也会在夜半三更之时沉思不由黯然神伤,我会有阴柔敏感的情怀,我也继承江南孩子皆有的腼腆畏生的性格。

而我腻了江南的细雨温润,更喜欢北方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我倦了江南的风景,走累了江南的坎坷不平的小路,大抵是年少气盛走得坦荡,我总想去看看北方的大雪纷飞,看看北方永不停息的风。

生于江南,向往北方。

我从远方来
窗外是墨色的天空和飘荡着的微凉的清风,缄默的空气笼罩着摇曳着枯叶缄默的独树,柔软的月光透过如蚕丝般轻盈的薄云,也穿过树叶罅隙洒在雪白的墙上,映出的是那棵树落寞的背影,落寞得如同误闯丛林深处不知所措的幼鹿,孤寂刻入它孑然的灵魂,落寞得可怖。

我从远方而来,历经昼夜更替,而踏入异乡的土地,沾染上陌生的尘土,北方和煦的清风也洗涤不掉我浓郁的乡愁,它拂上我不安的脸颊,雕刻出成长的模样。

我从远方而来,我舍弃了我曾在远方拥有的一切,回想起昔日曾追逐嬉闹的老友与血浓于水的亲人,纵使而今寒夜的风冷得刺骨,可回想起许久未见的老友,心中却不乏流露出丝丝暖意,“许久不见,甚是想念。”我想那些最好的时光幸而都闪烁着我们的影子,那些阳光那么午后,我们面向暖阳笑魇如花,可而后的时光匆匆,终究我们也到了分道扬镳的时候。我们都在这座小镇长大,也都在这里欢声笑语抑或是痛哭流涕,但如今小镇时光依旧静谧,却留不住即将奔往远方的我们。

我从远方而来,追赶似箭的光阴,未来的路途漫长,不畏当下,何惧远方。

深爱
沈从文先生说过: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在最美好的年纪遇上最爱的人,大抵就是那一刻,你心里有一场海啸可以翻涌过万水千山也可以掀翻世间万物,可在让你魂牵梦绕的爱人面前,它温柔地化作一条涓涓细流的小溪。

但我确实是不愿提笔书写爱情,它苦涩也荒唐,让我笔尖下流淌出的文字尽是刻骨的悲伤,可我还是崇尚永垂不朽的爱情,即便它对我仿佛犹如匆匆过客,我深爱的人却遗失在我最美好的时光,以往时光不似当下,想起深爱的人就在身边纵使是在漆黑的午夜也不会让我惧怕,似乎深爱的人的眼睛都会与旁人相异,仿佛整片银河都被揉碎,尽数撒在她的眼眸里,睁眼便是满目星河,我想这就是爱情最美的模样。

我走在初冬的夕暮里,沾染了入冬的灵气游荡在阳光里。我想对你说说我这里的天空,一切都镶着金边,煌煌的城市又转眼即逝。即使寒风路过的时候 却没能吹走这个城市太厚的灰尘,也恰似你远走之后我的绝望。

今日立冬,而我只愿能化作一缕只往西南风掠过的暖风飘过你,带着我毕生的遗憾,一走便是整个余生。

(5)

热评文章

评论:

2 条评论,访客:2 条,博主:0 条
  1. 居寒a
    居寒a发布于: 

    而我只愿能化作一缕只往西南的风,掠过的暖风骗过你,带着我毕生的遗憾,一走便是整个余生

  2. 我是呆呆呀
    我是呆呆呀发布于: 

    这么好的app,可惜没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