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重庆森林,一座玻璃砌成的堡垒,在隔阂中展示爱与人性

作者:@冷日

自从看过王家卫的《阿飞正传》《花样年华》等几部影片就深深折服于他的极其细微的场景描写,没有过多言语,仅仅是周慕云对墙站立那一段时间的表情,配合着萧寂的寒风中飞舞的长褂,以及背景混沌的苍岭覆吹过去的风沙,就能把那一个人的一生融进那无穷的意境中,是的,一个时代过去了,那个时代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只剩那残损的记忆。

自从那个时候,我就一直想给王家卫写剧本,直到我知道他拍东西从来不用剧本后,我就停止了我的谬想,就像王菲在《重庆森林》那个迷幻玻璃城堡中一直幻想着去加州一样,但是,至此,我都一直觉得她是这部片子里唯一没有受过伤的人,用梦游的方式爱着那个沉浸在失恋中633,他住着一个满怀回忆与情感的房间,连房间里的其它物什都好像是他自己一样,淋湿的毛巾,滴着水,他问它为什么哭,那个已经被用的只剩薄薄一片的香皂,他捧在手中,盯着问它为什么瘦了,于他而言,这是一种方式,一种让他走出来的方式,欲盖弥彰一般。

其中的每个人各怀心事,却又无处吐露,虽然命运有所交织,但是这样也无法逃离每个人都是一个矛盾又独立的个体,但即便每一个人都是一座孤岛,将会有着独特的过去与将来,但是爱是渴望着接近的,影片中到处的玻璃,冰冷而坚硬,就像人与人之间的无形的隔阂。而这隔阂必将产生人心理上的迷盾。人生似异实同,结束于无可奈何情形中。所以大多故事都没有结尾。

影片刚开头,混乱的剪辑进了林青霞,穿着雨衣,带着墨镜拿着枪,在人群中找寻着被她雇佣来帮她贩毒的印度人,他们带着这批毒品在过安检时,没有了人影,她慌了神。就像她甘愿为那个她爱的外国男子贩毒,为他戴上金色假发,扮着那个男人喜欢的玛丽莲式的装束,而那个男人一心想要做掉她。直到走投无路,枪杀外国男子。那一头黑色长发缓缓铺开。我想她是很多现代人的缩影,为爱痴,为爱狂,宁愿以身犯险,踏上这样的一条不归路。

巧合的是,另一个主人公警察在4月1日失恋,阿may要和他分手,他一直在街角的便利店等她电话,阿may喜欢吃凤梨他就从分手那天起一天买一罐5月1日会过期的凤梨罐头。最后一天,他坐在台阶上,说,这个世界上,秋刀鱼会过期,凤梨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还有什么是不会过期的呢?他在期待一份不过期的爱情,就在5月1日,他的生日那天,他吃完了所有的凤梨罐头,却一直都没有等到那个电话,在酒吧,他遇到了,因丢失毒品正处在生死存亡关头的林青霞,在旅馆共度了一宿,两个完全陌生的人,一个因奔波劳累再加上威士忌酒精作用的女毒贩倒头就睡,而他用厨师沙拉和港台剧来填补内心的失落,也就像两个陌生人一样,什么都没有发生却又好像发生了什么。就像为陌生人擦着高跟鞋的领带,系不到梦中人,徒留一片柔情。

没有人会知道为什么警察金城武会期待一份不会过期的爱情,女毒贩子林青霞会用雨衣和墨镜去抵挡未来的不可知,王菲用梦游的方式去表达这份情感,空姐周嘉玲会用一张取消的登机证来结束一段感情,警察梁朝伟会有一间情感丰富到流泪的房子,这是,当一个人只能面对自己时,维护感情的唯一方式。我想,是的,我们也如他们一般,渴望爱,寻找爱,但却被不折不扣的宿命压榨着。

我想,这是一种方式,发现自己其实是与陌生人的命运交织的,林林总总的联系,都曾一个人走过很多的路,也曾寻找过各式各样的人排解自己的寂寞与忧愁,在某一个不知时的夜晚,就这样,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找自己,也找别人,在自己身上找别人,再别人身上找自己。魂灵的归属,其实这部影片中王家卫他也在寻找不会过期的东西,人性,爱与孤独,或许是。而时代的更迭也大大增加了他的难度,或许他的这些影片留给我们的就是如此。

(5)

热评文章

评论:

2 条评论,访客:2 条,博主:0 条
  1. @冷日
    @冷日发布于: 

    加油呀,朋友们。

  2. @冷日
    @冷日发布于: 

    很多时候,你会发现,有些人的人生是满目的疮痍,就像我,所以现在的我,不怕死,怕活着,因为不知道该如何活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