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世界

脚踝有一点刺痛

作者:我沉入海

我在活动出口,我拿着册子等偶像签名,一个黑色皮壳的长方形册子,上面出现了越来越多提前用彩色铅笔写好的待签名标识,一页又一页,我翻不完所有的,有的贴着照片,照片是反的,为什么,我怎么会贴反呢?我一向都是有强迫症的。
我翻找着,册子的一页用黄色彩铅潦草的写着“奇子”。奇子在前面商店啊!真幸运,我转身跑去,原本的墙面有了路,旁边是绿绿的草坪。商店方向很亮,大概是迎着太阳,和刚刚的黑夜不一样。

“刚子”是我从小的朋友,他怎么也在这,可我怎么都看不到他的脸,他好像很讨厌我,我好像上次在这打工时伤害过他,我好像害死过他,我记不起来。

他看见我就跑开,我一直追着他,这个商店旁边的路真难走,又是上坡又是下坡,还好是柏油路。我终于追上刚子,他很不耐烦的谩骂着我,甩开我,独自又跑进黑暗里,我很难过。

我刚和父母舅舅从家乡开车到这,天现在黑了,我们在商店里点了饭。商店的光非常微弱,舅舅他们在商店门口笑的很开心,他们身后是来时的路,没有路灯。
刚子从黑暗里窜出来,追着我,仿佛要杀了我,我必须马上开车走。

我开车到一个很老旧的街上,是我家乡的一条街,一条河穿过街道,穿过整个城市。天亮着,街的两边是一些很有年代的店,车子翻了,一直顺着坡翻到街尾,是我看不见的范围。

我坐在河边的墙角看着,我在车里挣扎,我不痛。我脑子里闪过好多好多画面,我去过的商店,我上一次翻车,我交谈过的人,我开心过的,我难过过的,我害怕过得,我释怀过的。

然后,我抠开方向盘的安全气囊,可我还坐在副驾,这边没有安全气囊,我转头看着我靠在方向盘上,我没有再挣扎,我听到警察说我死了。

我马上要死了,我往河下跑去,那里是一个很斜的坡,长满了枯草,一个中年女人在后面跟着我,我记得,就是这条路,上一个我就是在这里找到那个孩子,我狼狈的往坡下跑着,钻过树干,跳过草丛。果然,那个男孩子在下面水泥地的老树上坐着,他穿着一件深蓝色体恤背对着我,他是我从小的靠山。

不,不,不,还不行,他已经死了,我要去找我的爱人。

我转身继续跑,经过我来时跑的路。我知道,我会在楼梯转角那儿滑倒了,一个小小的刺扎在我左脚脚踝,一定是在刚才水泥地那扎上的,我轻轻的把它拔了。那个女人在我的旁边看着我,好像很关切。

我看见他在向我跑来,他很高大,穿着深蓝色西装。他关切的要帮我拿掉刺,他告诉我没有拿完 ,我的脚里还有,我听他的话,看着我的脚,一点一点的木刺从我的脚踝冒出,我明明拿掉了的,我只好自己轻轻的抽出木刺,可他扒开我的手,要帮我抽出来,一根两根......他越来越粗鲁,用力的想要把刺拔出来,我蒙住眼睛大叫着好痛好痛,但我没有哭,我靠在他怀里,我只是有一点点痛。

我看着我的脚,那个只有一粒米大的伤口慢慢在拉扯下变大,我看见了肉,看见了血,伤口变得很大,我告诉自己,这只是因为那些木刺,可我明明拔出来了,只是一根小刺。

他温柔的和我说着话,我听不到他在说什么,可我慢慢觉得有一点不对劲。

我坐在路边的墙角看着翻滚远去的轿车,车上只有我一个人在驾驶位,我知道,我死掉了。

等等,是那个男孩 ! 我让他难过,所以,我死掉了!

上一个我,找了那个男人,可是不对,于是去找了他。上一个我死掉了。我去找了他,可是不对,于是我找了那个男人。

现在,我死掉了。

我醒了过来,朦朦胧胧,脑子很乱。

我感觉到左脚脚踝有一点刺痛,像是被什么扎到,我有点害怕,我怕疼,我轻轻的摸了摸,什么都没有。

(8)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