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妈妈,谢谢你还爱我

作者:李初在努力

“妈,我想吃你炸的带爪子的素丸子了,还有水煎包,还有烙饼……”举着手机跟手机那头的妈妈说这话,我这一刻也不带停歇的说着我想吃什么,这是从放假回到学校来的第n次视频电话中n次重复的话语。
“行,等你过两天回来就做给你吃。”n次重复毫不含糊的立马回应了我的妈妈。
我清楚的记得,放假在家待的三天时间里,顿顿都是我爱吃的。
就像张爱玲说的:妈妈们都有一个通病,只要你说哪样菜好吃,她就频繁的煮那道菜,直到你厌烦了跟埋怨为止。
可是,妈妈爱吃什么?
我好像不知道……
我好像记得妈妈特别喜欢吃辣,无辣不欢,但是有半年多的时间那段时间只要我在家吃饭,饭桌上的菜里都没有放过辣椒,因为当时我的脸上长痘啊。因为我怕吃辣椒上火也长痘所以跟妈妈说以后都不要吃辣椒了。
妈妈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最爱的吃的是什么菜。
我还清楚的记得前段时间因为跟朋友闹矛盾我哭着给妈妈打电话,说我难受,妈妈在电话那边问我怎么了,语气里充满了慌张,让我别哭,说不在我身边她听着我哭也很难受。
写到这里,我想起来依稀以前跟妈妈吵架冷战的时候,从来都没有服软过。为什么? 现在想来我是不是仗着你是我的妈妈所以肆无忌惮的给妈妈带来伤害,有恃无恐的觉得妈妈不会不管我的,不会离开我的。而如今我却因为跟朋友闹矛盾难受到认怂哭着给妈妈打电话。
妈妈对不起,我竟然不知不觉中伤害了你很多次。
我也清楚的记得之前在家的某个夜晚妈妈让我教她在网上购物,而我当时在做什么?好像是在玩手机然后不耐烦的说了等会,而妈妈好像也没有生气。
妈妈对不起,我很混蛋。
像张皓宸《谢谢自己够勇敢》书中写的怕失去小姐的故事。父母好像是最怕失去的人。
有时候父母好像在刻意“讨好”我们,努力的和我们聊聊天,让我自己主动分享一些我们的故事,可我们好像总嫌他们唠叨,想要快速的结束对话。
我们好像越来越急躁,辛苦那么久,一心想拯救世界,却忘了回家帮他们洗个碗。
每一位妈妈都是从一个小女孩一步步成长蜕变而来的啊。
当她们成了母亲,似乎就变得无所不能,不怕黑,什么都知道,做饭好吃,把什么都打理的井井有条。
她们会将自己的事情放到一边,将丈夫儿女视为第一,她们会迁就家人,隐藏自己的欲望和情绪,为家人毫无保留的付出。
她们坚强到,所有人都忘了,这个被儿女依靠的人,也曾是个小姑娘, 她也有忍不住的脾气和钻不出来的牛角尖。
我们都忘了……
对不起妈妈。
还有妈妈,谢谢你还爱我。

——2019.5.19 李初

(18)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