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随笔两则

作者:西南诗丶

我从远方来

窗外是墨色的天空和飘荡着的微凉的清风,缄默的空气笼罩着摇曳着枯叶缄默的独树,柔软的月光透过如蚕丝般轻盈的薄云,也穿过树叶罅隙洒在雪白的墙上,映出的是那棵树落寞的背影,落寞得如同误闯丛林深处不知所措的幼鹿,孤寂刻入它孑然的灵魂,落寞得可怖。

我从远方而来,历经昼夜更替,而踏入异乡的土地,沾染上陌生的尘土,北方和煦的清风也洗涤不掉我浓郁的乡愁,它拂上我不安的脸颊,雕刻出成长的模样。

我从远方而来,我舍弃了我曾在远方拥有的一切,回想起昔日曾追逐嬉闹的老友与血浓于水的亲人,纵使而今寒夜的风冷得刺骨,可回想起许久未见的老友,心中却不乏流露出丝丝暖意,“许久不见,甚是想念。”我想那些最好的时光幸而都闪烁着我们的影子,那些阳光那么午后,我们面向暖阳笑魇如花,可而后的时光匆匆,终究我们也到了分道扬镳的时候。我们都在这座小镇长大,也都在这里欢声笑语抑或是痛哭流涕,但如今小镇时光依旧静谧,却留不住即将奔往远方的我们。

我从远方而来,追赶似箭的光阴,未来的路途漫长,不畏当下,何惧远方。

深爱

沈从文先生说过: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在最美好的年纪遇上最爱的人,大抵就是那一刻,你心里有一场海啸可以翻涌过万水千山也可以掀翻世间万物,可在让你魂牵梦绕的爱人面前,它温柔地化作一条涓涓细流的小溪。

但我确实是不愿提笔书写爱情,它苦涩也荒唐,让我笔尖下流淌出的文字尽是刻骨的悲伤,可我还是崇尚永垂不朽的爱情,即便它对我仿佛犹如匆匆过客,我深爱的人却遗失在我最美好的时光,以往时光不似当下,想起深爱的人就在身边纵使是在漆黑的午夜也不会让我惧怕,似乎深爱的人的眼睛都会与旁人相异,仿佛整片银河都被揉碎,尽数撒在她的眼眸里,睁眼便是满目星河,我想这就是爱情最美的模样。

我走在初冬的夕暮里,沾染了入冬的灵气游荡在阳光里。我想对你说说我这里的天空,一切都镶着金边,煌煌的城市又转眼即逝。即使寒风路过的时候 却没能吹走这个城市太厚的灰尘,也恰似你远走之后我的绝望。

今日立冬,而我只愿能化作一缕只往西南风掠过的暖风飘过你,带着我毕生的遗憾,一走便是整个余生。

(6)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