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无题

作者:溪山行人

空荡荡的阶梯教室——不是因为人少。即使坐满了人,高大的教室仍给人一种空旷的感觉。带着口音的老师的讲课声经不甚清晰的音响放大后在教室里回荡着,伴着同学们的窃窃私语和空调出风口嘈杂的风声。

他百无聊赖地发着呆。左手撑在下巴上,花了一分多钟的时间才想起来这口音为何如此熟悉。是了,与竹鼠一起红遍全网的华农兄弟讲话,就带着这股子口音。

不再去纠结这个问题。他有些恍惚。每周三的循证医学对他而言不啻一种身心的折磨。一向对数学不甚敏感的他一听到老师开始讲解复杂的公式便感到头疼。

思绪开始乱飘。腿上像是被蚊子咬了,痒痒的,隔着裤子又不好挠,只好默默忍受。好在不甚强烈。落日的余晖透过通透的窗玻璃斜斜地洒了进来,宛如一匹上好的绸缎,泛着金色的光,点缀着细碎的粉尘,翩跹起舞。

风息穿动,鸟鸣渐止,他注意到直射的晖光消失不见,只留下天边一抹晚红。这座城市被让位于月色与星光,以及无处不在的霓虹。

老师的声音如碎片一般传入他的脑海,他努力将它们串联起来,最后彻底放弃。迷惘的目光从窗外的黑夜收回,努力去看清教室另一头的幕布上,ppt浅蓝色的字写了什么。

看不清。索性收回目光,在人群游弋。认真听课的大抵也是少数,或低头专注于手机,或指尖飞舞在笔电上敲敲打打,又或者与他一样,四处张望。

他看了看表,还有一小时,下课。然后便想到还有两年就要毕业。学医的第三个年头。大概这个秋天就要开始准备考研复习。

万一考不上呢?他不知道。当年何等意气风发,如今又是何等萧索低沉。多少有些嘲讽。学得越多越觉得自己无能为力。

也许这就是自己的极限了?他默然无语。

一边是家人的厚望和自己的倔强,一边又深感道路艰难。但毕竟心中尚存一股傲气。无论如何,总不能还没开始就丢盔弃甲吧?他给自己打着气。

就这样吧。路就在脚下,愿意也好,怯战也罢,到了这个份上,又哪里有回头的道理呢?

(2)

热评文章

评论:

2 条评论,访客:2 条,博主:0 条
  1. @冷日
    @冷日发布于: 

    加油呀(ง•̀_•́)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