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世界

《梦,话》

作者:实虚先生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又一个梦,洗不掉这些记忆,也不想忘记。便想不如想将其中一二公之于众。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

我梦里的环境都像极了阴天,至阴的天,或是像暴风雨要来临前白天变黑夜一样。所以每当真的到了阴天或是这种比较诡异天气的时候,我都感觉他们离我特别近,特别近。

(1)有时候我会害怕我是‘人’这个身份

我做过一个梦,所有人都在分吃人肉

被撕扯下来的人手人腿遍地都是,像菜场里面生擒摊上的畜生肉一样随便,可我害怕极了。脑海里怎么都搜索不出来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他们都怎么了,我最熟悉的地方四周遍地的血腥让我恶心,可是我又不能吐,不能表现出我不喜欢,我像知道她们一边吃着一边看着我,啃食同类就像啃食鸡鸭一样自然,好像味道还很不错。

在我无法直视的时候有人向我递来一条胳膊,一条腿,我极力控制自己手抖,我怕被看出来我是讨厌这些的,我是绝不可能吃的,我怕一旦被他们发现他们就会将我吃掉,我只好装作喜欢,还不时陪着笑脸去捡地上那些零碎的肢体,身体却下意识的一直往边上靠,我想跑,低头才发现自己浑身被贱满了血,他们越来越疯狂。大家吃得那么高兴,像被奖励鸡腿的孩子一样高兴,其中有人还不满足这样的聚餐,还要继续游戏分食这些人肉大餐,准备办人肉盛宴。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我想我可能在做梦,可是我怎么掐自己都醒不了,还是在那里,我知道是真的,逃不掉了。

我开始搜寻亲人,第一个想找的是爸爸。到处找,却听说爸爸正在烧尸体,等会就会运来更多的尸体,一个妇女跟我说到时候会偷偷多分一些给我,我无法言语那种感受,我最后的一点希望也破碎了。

梦还在继续……最后我不记得是怎么醒来的,但是醒来我特别害怕我是一个“人”的身份。

我们都会有太多无奈的时候,不得不装作自己也会吃人才不会被吃,能在这种环境里有不吃人这种想法的已经是勇士的。害怕是真的,讨厌也是真的。

(2)还好还可以重来

我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可是我杀了人,还把人丢进了树林,我以为没有人能发现,可即便在梦里纸一样包不住火。

警察查来了。我害怕回家,可我没有朋友,没有别的可以依靠的亲戚,我只有那个破旧的房子,只有奶奶他们。

他们问我‘人不是我杀的对不对’,我说‘是我’。大家都害怕我,我也害怕他们,他们知道我杀了人立马变了嘴脸,再也不是我熟悉的人,我以为她们会相信我不是故意的,是她要杀我,我只是反抗,手一推她就掉入坎坡下面摔死了。我不知道那是坎坡,我只看到她在我前面。

我太害怕才把她埋了。好像大家都不想知道过程是什么,真相是什么,认为我是个极其可怕杀人犯,也许还是惯犯,却装作无辜,他们认为看错了我,养错了我。

他们看我的样子看得我心颤,我只想逃发现那里都逃不掉。所有人都知道了。我也知道,知道我不可能逃得掉,我想在最后去一个地方——是火车道,我想去看看,看完我就死掉,死我也不要落到那些不信任我的人手上。可是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会成了杀人的,我是个好人,是个想好好生活的人,可我却……变成了杀人的人。

我想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是不是别人要杀我我也不会还手,即便我可能会死,但我想我起码保住了我就是一个好人的名声,是真的,我真的是个好好生活的人,我不允许被玷污。

我真的不知道我怎么会是这样的结局,只是很遗憾人生就这样真的要过完了,真的没了,真的跟想象出入完全不一样。

我戴着帽子口罩,小心翼翼的走在路上。路过一个公园,一个孩子挡在我面前,我好好跟她说让我一下,毕竟马上就要死了,我不想与人不善,可她就不,她妈妈跑过来就开始骂我欺负小孩,骂得很难听。

我很温和,我是好人,可那一刻我再也不想做好人。我想我为什么不能大声说出我讨厌的,我恶狠狠的回了那个女的,那个女人被我吓到了,估计她也以为我的样子看起来就很软吧。时间一分一分过去,我只是赶紧去到我的目的地,我一定要看到火车道才能死,不能被他们抓住,我继续走着。

明明是夏天,穿着短袖穿着裙子,天空却突然飘起了大雪,雪花很猛很猛,好像要将除外我外的所有人都掩埋,我抬眼看着自己手上的一点雪花,再一看,路上行人跟四周已然浑身发白,被堆满了雪。

我不想思考为什么我身上没有,转弯就到火车轨道了,路却被下的雪结冰全挡了,才短短的十几分钟。这个梦我还是不知道我是怎么醒的,应该胸口太痛了,睁眼那一刻我看了看周围,眼泪在一滴一滴的滚落到耳朵里,还好是梦,还好还没有结束,还好我没有杀人,还好人生还可以继续。还好我还是个好好生活的人。

(3)这一次我想鼓足勇气终结遗憾

‘姐’,我颤抖的发出声音,那个我再熟悉不过的房间,姐姐站在那张竹子编的床边上。而我站在窗户这边,窗户跟床对立着。房间很小,大概就十来平,只放大下一张床,姐姐背对着我,现在是黑夜,房间里只有窗户这边有一点月亮的弱光透进来。

‘姐姐你告诉我你到底怎么死的,你说啊’,她没有回我,但我听见她在哭,她小声的抽泣着。我很想过去拉她手,明明我们离得只有一米远的距离,可一直没有抬脚,因为我内心极度害怕她,知道她死了,知道是我不对,是我不该在最后一次在停尸房见到她的时候连碰都不敢碰她,她对那么好,她是最爱我的姐姐,而我是胆小鬼。

她一直哭,越哭越厉害,身体抽搐着,她在向我慢慢转过来。我的心提到嗓子里,我害怕,害怕看到她,可嘴还是不停的说着‘姐,你说呀。我是妹妹。’

她的脸转过来了,那张熟悉的脸被湖水泡得发肿,跟停尸房看见的她一个样,脸上多了很多血,看起来极其恐怖,她并没有抬头看我。

可我知道她是姐姐,我不能再像最后一次见她那样胆小,我努力的调整自己让自己把脚抬起来走向她,她感觉到我动了,她抬头,窗户的余光下她的眼睛刚好对上了我的视线,我浑身发冷,心发颤,那空洞的眼神极度可怕,像要将我望穿一样,像她就想看我到底害怕她多久一样,眼神里全是怪罪,她知道我在怕她,她继续哭着。我的心好痛,很快我鼓足勇气假装镇定的伸手去拉她的手‘姐,是我’,她一动不动继续望着我,我手很慢,心脏跟快停止了一样,可我不想再这样胆小了,我一把抓着她的手,那种冰冷我现在打出字都能浑身发颤。可我好开心,我终于还是拉了她的手。

醒来后我哭了,她死七八年了,记忆永远被停留在了清晨五点的停尸房,爸爸说这是姐姐,你拉拉她的手跟告别吧,可是我看着眼前的尸体怎么都伸不出手。姐姐跟我约好过年一起回家的,就这样突然死了,而我应该是知道最多内情的,可是我不敢告诉任何人,我将跟她在一起生活的那三天发生的故事埋在了心里,我没敢碰她,从此以后她一直跟着我,我梦了她无数次没有一次有勇气拉她手,可这一次我不想再放她一个人了,我哭了,不知道是因为遗憾跟悔恨在梦结束的时候被结了,还是我终于有勇气解决自己的胆小了。

身边的他说,姐姐那么爱我,她是不会希望我一直折磨自己的,姐姐是爱我,她会原谅十六岁的我的胆小。

(2)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