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昊子和他的烧烤爱情

作者:我叫犇犇

1
昊子烤的一手好串儿。

昊子家里有全套的家伙事儿,当然,非专业的那种。铁炉子是在他爸工地上捡的五块铁皮找师傅焊在一起的,木炭铲子是向隔壁刘婶儿要来的小号饲料铲。铁炉前的风扇是他生日我送他驱蚊子用的。

昊子烤串儿,需得净手,再去抓碳,抓完再洗。昊子说,这是他的仪式感!

嘴角叼着半只烟,半眯着眼,左手翻串,右手撒孜然。听着“嗞嗞”的声音出来,这味儿也就呛了出来。

昊子和瑶瑶在一起的第126天,瑶瑶说她男朋友要请我吃串,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昊子,可真是黑!我仿佛找到了兄弟。

昊子话少,指着他二十平米的容身之处对我说随便坐。好在,这个空间还容得下我。

昊子有多喜欢瑶瑶,从他买回来的食材就看的出来,后来我问昊子那天我走后那一堆吃的哪去了,昊子说他吃了三天,我第一次来,怕招待不周,惹瑶瑶不高兴。

2

KTV一定是艳遇的最佳地点之一。

昊子遇到瑶瑶,就是ktv,瑶瑶嘶吼着唱死了都要爱,惹得昊子频频回头。点开手机就在群里头加了瑶瑶微信,瑶瑶正值空窗期,昊子也殷勤,俩人也就顺理成章的牵了手。

昊子年龄和我们相当,只是长的老成了些。他出社会早,穿着也社会。瑶瑶念师范,俩人站一起,怎么看怎么有点怪。为此昊子专门请教我如何穿搭,巧了我也是个半吊子,指导一番下来,昊子成功的从社会小青年成了街头小混混。我只得告诉他,可千万别和别人说这是我指导的,要脸。

昊子向我打听了瑶瑶诸多爱好,包括姨妈巾用哪个牌子。隔三差五就跑去瑶瑶学校看瑶瑶。

昊子有些手艺,不够大富大贵,倒也算小资。昊子问我,叨儿,你说瑶瑶毕业,会回来么。我反问“你想说什么”,他说,他想结婚。我语塞。

瑶瑶说,昊子想结婚,我问她,你呢,她说没想过。
她是个理性的人。

有种感情,我明明知道你会走,也知道你的计划里从来没我,可我还是想留在你身边。

瑶瑶和昊子分手了,昊子没扔他那套家伙事儿,他说分手就扔东西不是一个成年人的行为。也就把东西放在墙角,任由它宕满了灰。

瑶瑶考编制那年,昊子跑去了天津继续他的手艺。

隔了大半年,昊子微信发来一张图片,手里拿着一根肉串,笑着看着镜头,身后是黄土高原特有的土黄土黄的山,昊子说他带同事们回来野炊了。我打趣他小心把山给点着。

昊子不会烤茄子,每次都糊,可瑶瑶最喜欢吃他烤糊的茄子,昊子说,他现在烤茄子技术一流,再也不会糊了,可爱情却糊了。

(6)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