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雨衣

作者:实虚先生

“妈妈,我给你换个老公。再也别理他,就给他一个人过。”

阿胖气呼呼的皱着小眉头说。

十来度的清晨,阿胖穿个小秋衫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爸爸说一大早冷死了让他穿衣服,不然又搞感冒了,阿胖当没有听到似的,继续玩他的。爸爸的起床气一向厉害,见阿胖没做大声呵斥起来,我推了推他“好好说”,回头看了一眼床下的阿胖“阿胖去把衣服穿起来”,爸爸回了我一句“看你养的好儿子,看到就烦。”

正准备下楼的阿胖听到这话脱口一句“你什么好爸爸,就知道讲我跟妈妈。”爸爸听了立马炸锅,于是他们两个就吵起来,阿胖吵不过小脸气得通红却讲不出话来,于是就有了开头跟我说的给我换个老公。

我带阿胖先下楼刷牙洗脸,阿胖一直讲“这个爸爸讨厌死了,一点小事就乱骂人,以后等他老了我就不养他,让他一个人吵去。”我看着跟前这个六岁的小屁孩一脸认真的样子有些好笑,有些担心。

“阿胖,其实爸爸是爱你才那样讲的,他早上脾气是大了,这点是爸爸不对,但是爸爸是爱我们的,你不可以这样想。”阿胖看我帮他说话,撅着嘴巴说我爱爸爸不爱他。我蹲下来抱着他的小肩膀看着他的眼睛说“不是我偏袒爸爸,我们是一家人,家人呢就应该互相信任,虽然我们都会有脾气不好的时候,会吵架,会骂人,但是我们都爱彼此,遇到困难跟危险都会想保护对方对不对。之前我们不就是那样吗?”

寒冬气温非常低,我们住的地方靠江,每天寒风都烈得刺骨。阿胖幼儿园七点半上学,邻居开着小车从我们家门口停住,问要不要带阿胖一起,我们笑着说不用。

爸爸推出那辆破旧得不行的电瓶车,我跟阿胖叫它小毛驴,今天天气预报有雪,早晨这会儿天空飘起小雨,爸爸像往常一样穿上雨衣让阿胖站在他前面,而我坐后面,爸爸小心翼翼的帮我跟阿胖扯好雨衣的边角,确认我们两个是在雨衣里面才出发。

风很大很大,马路边的树林被疯狂摇曳着,发出凄惨的声音,阿胖小手绕过爸爸的腰拉着我,从家到学校要二十来分钟的路程,可今天感觉特别慢,雨越下越大,我的膝盖都被淋湿了,爸爸车骑得很慢,我知道他是被雨水遮住了眼睛,我不放心他,便从雨衣里钻了出来,发现他帽子根本没有带上,风太大带上就被吹下来了,爸爸说“好冷啊,这么厚的手套一点作用都没有,老婆要好好努力给我买车。”我用手按住他头上的帽子,他叫我放下来,不然手会冻疮的,像我这么好看的手,冻坏了可怎么办。我说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冷,专心开车护好阿胖。

我被淋湿的膝盖发出一阵阵疼,寒风更肆无忌惮的往里面钻,突然一双小手搭了上来,护在我两个膝盖上,暖暖的,“阿胖,把手收回去放爸爸口袋里,不然你会很冷的。”我大声跟阿胖说,

“不行,我要保护你,你裤子都湿了,你会感冒的。”稚嫩嫩的声音坚定的说。

“老婆,把你手拿下来,不要给我按帽子,我不想你冻着。”

“不行,你在前面替我跟阿胖挡风挡雨,你也冷死了我不能不管你。”

“爸爸保护我们,你保护爸爸,我保护你。”阿胖说。

“阿胖你真好。”我跟爸爸居然一起冒出来这句。

“儿子也是要有用的,虽然我很冷,可是我知道爸爸妈妈也很冷,我们是家人,我们要互相保护。”阿胖一本正经的说。

我跟爸爸都被这家伙的话震惊到了。

爸爸说“虽然我们没有车,可是我们却很温暖,这也许是那些坐在车里的人享受不到的幸福。”

那一路很冷很冷,下车的时候我的手都冻木了,阿胖的小手冻得红呼呼的,爸爸的眉毛都结冰了,脸上全是雨水。

那一路很暖很暖,所以我怎么都没有放手,阿胖也没有放手,爸爸也没有放手。

之后阿胖说“妈妈我当时感觉手冻得痛死了,可是我想到你一直帮爸爸弄着我就没有收回来。我对你好吧。”我说“阿胖真好,其实妈妈当时手也冻得特别痛,但是爸爸问我冷不冷我说不冷,我想爸爸应该比我还痛,因为我冻的是手,爸爸冻的是脸跟手。”爸爸说“你们是我最爱的老婆,儿子,我再冷也会护着你们的。”

我们拥有的很少,但很快乐。

爸爸是我们的雨衣,我是爸爸的雨衣,阿胖是我的雨衣。

那双紧紧帮老公按住帽子的手,那双帮妈妈紧紧按住膝盖的手,那张被雨雪拍打却继续向前的脸。

成了那个寒冷的画面里最耀阳的温暖,照进了我们彼此的心间。

爱是感染,爱是责任,爱是付出,爱是简简单单的守护。

(21)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