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无人的夜里—

作者:酣春

原生家庭是人挣脱不了的一生的痛,是我的造物主给予我的巴别塔,是我自卑而自负的人生。这一切,只有我自己看见。

那些蜷缩在床上的夜晚,睁大着眼睛无法入睡,只能努力的阖眼带着泪痕清晰回顾过去的夜晚。那些落在鸭脚树下,无数次经过校门,看见别人的父母给孩子送零食时,旁边枯萎的草丛。

还想自己大部分时候都空旷寂寥的一颗心。

我没有见过无缘无故的爱,但是我见过无缘无故的恨,落地成亲却还不如陌路。

这世上那里会有人爱你,那颗心重复而痛苦的说,谁会需要你呢?

这人间,不爱你的地遍地都是,爱你的人无处可寻。

我一直很懂得家里一个人的宁静,一个人在家时隔壁家的灯火通明,明白什么是孤身住院的孤寂,更明白什么是无可奈何。

我羡慕每一个人每次有家可回,并且对家里充满期待,羡慕大家每次家长会都有人去,羡慕有父母为儿女过的生日。

会有人带我走出我的巴别塔吗?在每个难以入眠的夜里,将那颗满目疮痍的心抱在怀里。容易依赖一个人,但我却怕到连表白都不敢接受,我惶恐于还没有得到,就可能失去的一切。

古人说,鸟死返故乡兮,狐死必首丘。我是一个多么热爱家乡的人啊,即使在23°26′的纬度下,也未敢因为酷暑而逃避。然而我却在今天,在高考后,思考着远离。远离却不敢太远,怕我走的太远,想也因为距离想不到,只能在不远不近的地方过完我的四年。

这个世界上苦涩至极,像是酿在酒精里的苦瓜。不给人留下喘息的片刻,生活的空间,令自己的心漂泊无依,将人逼往生活的峭壁。可是,我还是会努力在苦瓜罐子里,拼命的,努力的对自己说,你还有可能性,你还有希望,你要拼命而努力的过下去。

袁牧说: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信仰如光,纵小也光。

我站在这里,站在人间。

我梦想生活的每一天拥抱太阳,也拥抱白雪,四十岁走遍撒哈拉,五十岁感受西伯利亚的寒风与伏特加,六十岁带着我的相机拍遍战火中的眼睛。

我希望我是注定离去的候鸟,山间的野百合。

在他们祝福我一事无成的每一天,我就想背负我空空的行囊,脱离一切。

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注定蝇营狗苟地度过一生,可是每个苟且的偏旁,都应该是自己来书写的。

讴歌向黎明,开花向牡丹。 我看到木心说:“我是一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啊”。如此,他心中,是有多豁达啊。

(12)

热评文章

评论:

6 条评论,访客:6 条,博主:0 条
  1. 陨落星辰
    陨落星辰发布于: 

    加油!

  2. 布衣公子
    布衣公子发布于: 

    写的好好哦!可能你会真的有自卑感,但是看了你的文字,你真的很有才华啊,做最好的自己,加油!

  3. 酣春
    酣春发布于: 

    谢谢~

  4. 老陈皮
    老陈皮发布于: 

    枷锁难以挣脱,但不代表不行,爱你的人总会有的,保持善良,保持现在的优秀!

  5. @冷日
    @冷日发布于: 

    写的蛮好的

  6. 孟豪
    孟豪发布于: 

    好厉害,真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