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初恋

作者:溪山行人

木质书桌上,斜斜的摊开着一本笔记本。细碎的米白方格子上写着断断续续的句子,不少被一条条横线所划去。

他右手边拿着一支“杜康”,粗壮圆润而成流线型的笔身在他手上打着转,偶尔停下来,在纸上写写画画。左手边是续了不知多少次的金骏眉,不时拿起来喝一口。

洞开的窗扉。他以为能有清风徐来,星月满怀,却不想一伙蚊子不请自来,在他身上撒野。月华如练,但敌不过满街的白色炫目灯火,晃得人心慌。

有些烦躁。

他以为他是热爱黑夜的,就像他以为自己能为这段仓促结尾的情事写下一篇华美的悼词,让这首诗虽然没有美丽的开篇却也能够有完美的结果。

不知是第几次停下了手中的笔。连划都懒得划掉,他直接撕下了这一页,胡乱揉皱,往纸篓随意一扔。新的一页。似乎是有了些感觉,流畅地写了下去。字迹从秀美的赵子昂逐渐化为醉酒的草圣——倒不是写的有多么潇洒,实在是内心有些烦闷。

终于,钢笔墨水写尽,而他绞尽脑汁也写不出什么了。

——越想写点什么来缅怀,越是提笔难言。

给笔上墨的时候,他想起了那辆受了无妄之灾的教练车。仅仅是因为几条微信,简短的话语却瞬间乱了他的心。他右脚不禁一松——彼时正在下坡。不免挨了一顿臭骂。离开驾校回家的路上有些走不动路,幸而家人并没有发现他的持续失神,一如那年夏天没有发现他几天都隐藏不住的喜悦。

那个夏天,再往前三年的那个夏天。聒噪的蝉声与坠泥的合欢,正是风花雪月的年纪。盛放后开始渐渐走向枯萎的荷花,带着水汽的风穿堂而来,窗边的日子里他第一次遇到了她。不算太美好的开始,彼时他对她尚有些嫌弃——正欲乘着微风小睡却被她略带沙哑而充满热情的声音所打断。

其后的日子里,整整一年的点头之交,之后却进展神速。怎么就渐渐陷入其中了呢?他咬着手指。从陌生人到相识,再到相知,到最后的知交。志同道合、意气相投,虽未言而情已深。所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大抵如是。

情不知所起,也同样不知所终。如今他和她或许依旧是好友,只是再难如初。他记得那个夏天的自己是何等欣喜,也记得那年冬天是如何落寞。而今只剩几声叹息,默默来为这段往事写下句号。

窗外开始下雨,打断了他的沉思。匆匆起身,伸手欲关上窗,却又缩了回来。当年的自己不是最喜欢下雨天的吗?回忆里初中总是明媚的晴天,澄彻的碧空飘着二三云;而高中总是绵绵的雨。现在呢?这座城市固然繁华,而天气却总让人觉得是灰蒙蒙的,是阴天。

夜已深。呐,终于还是写不出什么了。他最终还是关上了窗。有些东西过去了终究是回不来。往事一段一段撕裂,写进纸里或忘在心里,但他这沉重的身躯却还是得向前踽踽独行。

(22)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