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蠢事

作者:我叫犇犇

村头上学那几年,打小就蠢

村头上学四五岁的我被姥爷扔在年级班,随便揪起一个娃娃都比我高,在我眼里,他们是巨人。

老师指着一串数字,也就是从1-10挖空儿,问谁会写,班里头没人举手,我颇有勇气举起我的双手,老师很给面子让我上去,我大步走上前拿起粉笔,在黑板上画了一只鸡,还没有脚,当时还得意的看向老师,潜意思在告诉她“我很优秀”。

天生愚钝,根本不清楚什么是上课时间什么是下课时间。

一日,见土操场上没人,拉住一个姑娘“能回家了吗?”人家看了我一眼“你想回就回吧”,我回班里背起书包就走回了姥姥家,小姨看着我风尘仆仆的傻样儿“今天放学这么早?”我斩钉截铁的点头“对,人都走光了”,傍晚小姨出去看见一群孩子才从学校出来,回家说“你怎么连放学和下课都分不清?”

这光荣事迹至今大人们津津乐道。

常看见高年级孩子们从小卖部进去,拿着一个名叫“鸡翅”的东西出来,眼中饱含羡慕,并不知道他们拿了什么做交换,小卖部门外观察好几日,学会了点门道,掀起门帘进去,往柜台扫视一圈寻到鸡翅,指着它“我要那个”,老板儿子说“钱呢?” OMG?钱?啥东西?我不晓得,只得回答的“今天没拿,明天给你”
老板儿子头也不回的走进里屋说“小屁娃娃”。

当天晚上回到姥姥家,抱着姥姥的针线盒,拾掇出来里面一堆面值二毛的纸币,也不知道究竟带了多少,能看见的,我都装在裤兜里。睡觉前小姨给我脱衣服,看到我兜里大把的钱,此处省略n个字~此处的情景就是我在嚎,嚎的撕心裂肺~

从那以后,我晓得了钱的存在,至于面额大小,那都是好几年之后的事情了。

(12)

热评文章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博主:0 条
  1. 酸菜馅饺子
    酸菜馅饺子发布于: 

    年轻时,对物质的渴望完全忽略了钱的存在,长大了,发现以前的忽略成了人生最大的过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