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与天堂

父亲

作者:酣春

他来了 带着夏天的蝉鸣
他走了 带着满身重负,沉重的行囊

你知道海吗 他的爱重得像海
你知道云吗 他的笑柔得像云

他是我的路标,我只踩他曾走过的路
他是我的信仰,我曾咬牙咽下难捱,只为追逐他的影子
他沉默时 我的世界一片寂静
他开口时 我的世界姹紫嫣红
他让我心甘情愿冠以他姓
他所到之处 我放下一颗葵籽 随着他的光线转动

他永远对生活的自信
他为梦想孤注一掷的勇气
他即使衣衫褴褛也恍若神明
即使遍布皱纹背脊依旧坚挺
他让我心甘情愿冠以他姓
他放下江湖的刀光剑影,为柴米油盐沉思
他下巴都是胡茬 头顶满是白发
他只在见客时穿上西装,打理头发
他知道的
他的颜面,就是整个家庭的颜面

他在我心里,是个普通的工人,也是个贵族

他是海
海是温柔而宽容的 当所有人歌颂崇高,歌颂伟大,歌颂母亲时
他总是含笑 包容一切
我知道的
只要我还存在
只要我还是他的小孩
我就会永远爱他——我的父亲

(18)

热评文章

评论:

2 条评论,访客:2 条,博主:0 条
  1. 酸菜馅饺子
    酸菜馅饺子发布于: 

    父亲。。自从21岁的那个夏季,早已不复存在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