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凶手

作者:杂货铺的少年

前两天儿子陪我下县城检查,本来我是不同意去县医院检查的,虽然这大半年胃总是要命的痛,吃不下去饭,但来回车费两个人就上了百,再说他干的是工地上装卸的活儿,干一天有一天,这一去,又是好多天的生活费。可儿子说我脸色蜡黄,嘴唇干裂,像是要死的人。我说不过他,就答应了。

到医院,儿子去办各种手续,我在旁边的扶手椅上坐下了,胃又开始绞痛。我从随身的红布袋子里拿出了一瓶白开水,抿了一口,突然想起,从早上坐车到现在还没一口饭下肚,但我一点也不饿。我看到儿子在跟柜台里的一个小姑娘在说话,但是儿子的脸色好像不太好,声音也越来越大。

“你他妈的家里是不是没个老人,两天,两个月好不好嘛。按程序按规矩,刚刚我前面这位是你屋头亲戚是不是嘛,他就没得规矩没得程序了?”

我的儿子在家里很少跟别人发生争执的,对我也很少有不尊敬的话,我看得出来他很生气。

后来他找了熟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话,只看到他一直陪着笑脸,还有手里紧紧攥猪的钱。

下午,做了全身检查,应该花了很多钱吧。

第二天出结果,胃癌,我没有很惊讶,只是那天儿子抽了许多根烟。我跟儿子说我想先回家看看,他没说什么,只是让医生开了一些药,那时他不会知道,那是我最后一次来医院了。

我提着随身的红色布袋子,里面有些零钱,还有一瓶在家里接的白开水,往医院门外走。儿子跟在我身后,那条到车站的路很长,很长。

那天回到家里,像往常一样吃饭,只是那天没人说话。

后来的那些天,儿子开始在乡里东奔西跑。

“老傅,吃饭了没,在这儿歇凉。”

“不早罗,早就吃啦。”

“听说你今年在外头包了工地,有没得这回事喔?”

“有诶,囊个了嘛。”

“就是我屋头内个老年人得了癌症,需要点钱做手术,你也晓得我屋头紧张还有两个娃儿要上学,所以可不可以......”

“癌症唆,那莫浪费钱罗,喊老爷子吃好耍好点吧。而且我今年包这个工地啊,亏遭了......”

这是我那天在田里扯草听到的,其实我也不想去做那个手术,所以有没钱都无所谓的。

后来儿子去了乡镇办,那次听他提起,张书记不在。

再后来,他买了一条玉溪,他平时从不抽的烟,去找张书记,这一次,张书记在家了。

可是,兜兜转转的大病补助,最后还是没下来。

说是胃癌不在大病补助里,可我怎么听说之前五队王老师的老汉得了胃癌就领了大病补助,现在还活的好好的,可能是政策变了吧。

后来儿子找了很多人,也失望了好多次,都怪我,怪我不该生病,怪我没钱没势,怪我没文化,怪我不懂那些白纸黑字的政策,怪我懦弱惯了。

我想,天堂应该是个好地方。

走吧。

我看到了墙角的百草枯。

 

 

(24)

热评文章

评论:

5 条评论,访客:5 条,博主:0 条
  1. 张呀呀
    张呀呀发布于: 

    办起事来,真的是麻烦死你

  2. 张呀呀
    张呀呀发布于: 

    有些事情需要的不只是单纯的关系,还需要一些手段,才能真正的发挥他的作用

  3. 爱吃酱肉包
    爱吃酱肉包发布于: 

    也许我们在不经意间,都做了凶手

  4. 5698
    5698发布于: 

    白纸黑字的政策真的是昧了很多人的良心,给了很多人希望却又是深深的绝望。

  5. 我爱雪姑娘
    我爱雪姑娘发布于: 

    我想起了我的父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