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呼喊特丽莎的人

作者:伊塔洛·卡尔维诺

我迈出人行道,朝后退几步,抬起头,然后,在街中央,双手放在嘴上作喇叭状,对着这一街区的最高建筑物喊:“特丽莎!”
  
我的影子受了月亮的惊吓,蜷缩在我的两脚之间。
  
有人走过。我又叫了一声:“特丽莎!”那人走近我,问:“你不叫得响一点,她是听不到的。让我们一起来吧。这样,数一二三,数到三时我们一起叫。”于是他数:“一,二,三。”然后我们一齐吼:“特丽丽丽莎莎!”
  
一小撮从电影院或咖啡馆里出来的人走过,看见了我们。他们说:“来,我们帮你们一起喊。”他们就在街中心加入了我们的行列,第一个人数一二三,然后大家一齐喊:“特-丽丽-莎莎!”
  
又有过路人加入我们的行列;一刻钟后,就成了一大群人,大约有20个吧。而且还不时地有新成员加入。
  
要把我们这么一群人组织起来同时喊叫可不容易。总是有人在没数到“三”之前就叫了,还有人尾音拖得太长,但最后我们却相当有效地组织起来了。大家达成一致,就是发“特”音时要低而长,“丽”音高而长,“莎”音低而短。这样听上去就很不错。当有人退出时,不时地会有些小口角。
  
正当我们渐入佳境时,突然有人--如果是从他的嗓音判断,他一定是个满脸雀斑的人--问道:“可是,你确定她在家吗?”
  
“不确定。”我说。
  
“那就太糟了,”另一个说,“你是忘了带钥匙,对不对?”
  
“其实,”我说,“我带着钥匙。”
  
“那么,”他们问,“你为什么不上去呢?”
  
“哦,可我不住这儿,”我说,“我住在城市的另一头。”
  
“那,恕我好奇,”满脸雀斑的声音很小心地问,“那到底是谁住在这儿?”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说。
  
人群似乎有些失望。
  
“那能不能请你解释一下,”一个牙齿暴露的声音问,“你为什么站在这儿的楼下喊‘特丽莎’呢?”
  
“对于我来说,”我说,“我们可以喊其他名字,或换个地方叫喊。这并不重要。”
  
他们有些恼怒了。
  
“我希望你没有耍我们?”那雀斑声音很狐疑地问。
  
“什么?”我恨恨地说,然后转向其他人希望他们能为我的诚意作证。那些人什么也没说,表明他们没接受暗示。
  
接下来有一阵子的尴尬。
  
“要不,”有人好心地说,“我们一起来最后叫一次特丽莎,然后回家。”
  
这样我们就又叫了一次。“一二三特丽莎!”但这次叫得不太好。然后人们就纷纷回家了,一些人往东,一些人往西。
  
我快要拐到广场的时候,我想我还听到有声音在叫:“特-丽-莎!”
  
一定是还有人留在那儿继续叫。有些人很顽固。

(5)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