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作者:白马时光

诗意至近,却又至美。

我们随手拿起一本诗集,就算与诗意相遇。遇到的内容,可根据此时此刻的心情或固有看问题的角度分为两类:一为同感,二为异道。

当我们与作者“心有戚戚”时,诗意就变成了我的思想至纯至粹的流露。我们会惊叹于作者的匠心独运,会沉浸于此种情感或思想中,回想起与之相关的难忘往事。这一切都是基于作品具有的良好代入感,令诗意通达在“懂得之人”心中。司马迁读贾谊的诗,心有所感而奔涌而出;读《离骚》《哀郢》《天问》,为他们所具有的相似命运而怅惘,并生发出强烈的认同。此种共鸣,于司马迁是《屈原贾生列传》,于我们则是情感难以言喻的重温,给我们带来美的享受。

可能有的负面情感在重温时会再次涤荡心灵,然而苏轼读陶渊明后走出了失落之谷,《后赤壁赋》表现出的蜕变可见一斑。与先人共悲苦,他们会以诗意引导你看向另一面,从而获得全新的认识。

所谓异道者,因见地相左而故名。此时诗意带来的是另一世界,提供想象乘奔御风的辽阔四荒。在另一境界中,我们可以回望自己,比较自己与诗意之异,走上相对正确的方向。同时,诗意之美给予我们对所述之事极为全面的认知,在此认知基础上也有精神的自由与自我放逐。若一人先天乐观,就难以认同杜甫之“归来倚杖自叹息”,但他会接触更加多元的视野与万千变幻的世界。博采众家之长,体会他人之异想,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岂不美哉?

诗意不仅仅是流动的文思,至近的诗意在乎自然与生活,关键在于探求之道。教学楼前静默的银杏是凝固的诗,所以有了校园诗歌;黄土高原的窑洞是凝固的诗,劳动号子因此而来;醇美的爱情有莎翁的十四行诗歌颂,孤独之感亦有诗人竞相描绘。生活散发出的诗意需要我们捕捉、探索,它们往往原汁原味却隽永恒久,简单短暂却难以磨灭,无声无息却蕴含大美。

与它们相遇,我们无论身处何时何地,皆可饱尝情感的洗礼,思考难以给出明确答案的永恒谜题。我们与它们既“同感”,又“异道”。在此过程中,我们的心灵将得到纯洁之光的照耀,向明亮的人世进发。

怨恨与丑陋,忧闷与罪恶并非没有,但它们使我们更加向往清白光明,以至大美。

诗意无处不在,诗意恒常不绝。

(6)

热评文章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博主:0 条
  1. A玄希
    A玄希发布于: 

    人间,因为有苦难,平静的生活才会显得美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