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时光很远了,你就留在我18岁那年吧

作者:一米八

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起。

如果不是因为群里突然有了动静,我可能真的会不记得有这个群的存在。这个群有曾经一起走过高三的苦逼狗,但很遗憾的是,我真的想不起来一共有几只了。

前两天有人转发了一个投票,后来K君发了个问卷。如果K君在我心里只是简单的同学就好了,我也许就不会那么在意了。但我跟她,其实连朋友都算不上。

她很会打篮球,在我记住她的名字前,我先见识过她的球技。她留着酷酷的短发,穿着工装裤酷帅得不可一世。她是我认为为数不多真正拥有幽默细胞的人之一,轻而易举一句话在教室里可以炸开欢乐的浪花。

她能开得起玩笑,几乎和所有人玩得开,当然除了我。

她最开始在我心里有羁绊,是因为她没有通过我发送的QQ好友请求,迎面走来忽视我对她打的招呼,还是因为她真的很厉害,和我喜欢的男生有各种共同话题,可以逗得他开怀大笑,地理考试能拿到让人惊讶的高分呢。

说不清,但这是一堵厚障壁,整个高三我都没把它推倒。

我带着一身凡俗,假装着我自己真的一点儿也不在乎到底能不能和她做朋友。

再战高考的同学5月28号发了个朋友圈:“ten days”。

一下子有点错愕。

原来时间一晃已过去一年了。回头看从前,与其说是“羡慕”,不如直说是嫉妒,以致于我一点也不敢直截了当地跟她说我很想和你交朋友。

但那时候要我承认这一点真的太难了。

在我眼里,她有主角光环,有很吸引人的地方。很受欢迎的她好像活在“乌托邦”,一点儿也没有受到困难的阻挡,一直被爱着。这个看起来很幸运的人,散发出的光芒刺伤我。我不想靠近,也不敢靠近。

后来我开始清楚,她篮球打得好,是因为她始终热爱与专一,地理学得好,也是足够认真跟努力,受人欢迎,是因为她真的能给别人带来快乐。

这些是我空想着“我也很想拥有”是没有意义的,除了“接受目前我没有”和“努力去做点什么吧”,别无他法。

但在我努力向她看齐,努力想变成一个有趣的人,一个讨人喜欢的人的过程中,我发现她也会面无表情,会皱着眉头,很不想说话,也会很丧很难过,地理考试也不是每一次都可以考高分。

我不是因为她也有消极的一面而洋洋得意,而是觉得,她也是一个在成长的人啊。

不只是我。

时间真的可以冲淡很多东西,包括那时一个平凡女生小心翼翼藏起来的羡慕和嫉妒,以及不爱自己的卑微。

填完问卷之后,我在群里发了一个“阔以辽”,如果有一丝可能性的话,这是我最后一次能在她的心里刷到微微一点存在感。

怀着一点犹豫,我还是闭上眼点击了退出群聊。

这个群里大多数人,真的只是路过了我的生命。于我而言,形式上的微信群我已经没什么留恋了。

我会定期清理名义上的好友,退出曾在某个时间段发挥作用的微信群,适当抽离,适时舍弃,该记住的会记住,真正重要的值得珍视的人,都静静地躺在我的列表里了。

我好几次猜想,我与她如有机会再相逢是什么样,我要用多自然的表情才能证明随着时光与命运的轮转,她再与我无关,无法在我的生命里荡起一点涟漪。

事实上我无须再去花费精力去思考这个问题。

多少次走过人来人往的浪潮,我下意识抬头张望,却没有一次偶然。

但现在我只希望我永远记得她穿的白色T恤被风吹动的样子真的很美好,笑起来的样子很可爱。

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面临着的窘境是要在两天之内完成剩下15篇作文的任务,在这个节骨眼上,我深深地感觉到我的毕业证受到了威胁。

但我还是很想表达,谁的人际圈都在刷新,新的人不断进来,当时在她世界里只算个小透明的我,如今她可能已经忘记。

但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今我可以坦然接受那个躲在阴暗角落的自己,原谅那个不够好的自己。

有的人,真的在青春里,活成了我想要的样子,教会我要全身心长大。

(22)

热评文章

评论:

2 条评论,访客:2 条,博主:0 条
    • 一米八
      一米八发布于: 

      @寻-快乐会占据我人生的一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