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

蚂蚁

作者:于是

从毛巾上抖落一只蚂蚁
于万丈深渊坠落
离奇的是没有骨骼破碎的声音
渺小如水滴,落入时间
不产生一点涟漪
只有虚无永恒
而就在刚才,造物者
以他仁慈的心
减免了我的些许业障
来添砖加瓦,为恒古的庞大

(5)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