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

死亡的开场白

作者:海上

更换每一朵花
疼遍每一根骨头
——手记之一

就会轮到了我的诞生
这已经是安眠药控制住的早潮
灼烫的空虚
在某人的枕旁爆发了夏天
一颗心脏带着液态的影子升起来
虽然我还睁不开眼
但我确实看见了疼痛的花朵
掉在窗外的日光里

我已失去了一次苏醒(诞生前的)
然后我被绑在正在疼痛的骨骼上
目光从夏天的局部
开始属于我
某人偶尔地想起前生
想起劳碌的父辈们
怎样收集着我们这群子女的幼骨

终于使我想到了
我所得到的那场手术
护士们用指甲勾下我的裤片
医生使用了安眠药与麻醉针
我知道这就是死亡
死亡使我感到
双腿之间的动物已被上帝养育

上帝自然会惩治邪念

那天空气灼烫
崭新的骨头在组装时弄断了几根
心脏浸泡在液体中
等待我的认领
或许就在我醒来喝的第一口水中
它就开始为我操作
甚至于拆除
(我生前认识这个次)
(就像认识四季之中的夏季)
我天生就是一幅
疼痛的画面
(所以我的脸部长得很疼痛)

我失去了一次手术事故
医道的成功
使我活在一生的伤痛中

原文作者:海上,本平台转载只作展示与交流,望悉知!
(4)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