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午日所思

作者:-坐山

那天站在阳台,中午的阳光落在楼外的草树上。水面没有什么动静,不曾有波光。天上几片凝云,这中间便是入目的空荡,但阳光有点刺眼。极目望去,阔远随四周的无声寂况,如同彼时不明的心绪。

对于当时的所感,我也不知怎么形容,应该是词穷,但无可奈何也只觉得是一种莫明。后来回想,也生发出一些情绪。试过有乐于独处的感受,不免一时有“想独自苟活下去”的感叹;也曾想跟自己站在老家的树底下,满地阳桃,四处无人的午后景象有所相似,随手写就的“新青一簇小,满地烂阳桃”,不知跟那天有无情致上的共通;却不像夜里,夜中情绪最盛,但常往更深处走,山向里巍峨,海潮往下涌动,心事像这天地翻转,躁而不显。那天阳光刺眼,往心湖照去,却是一片澄明静景,如水映天光,真幻如一,不闻有声,不见有动,又怎么形容?

我以前肯定也曾像那天一样,自己站在一个地方,眺望和酝酿些情绪,现在却想不起来。这样一看,意义好像也找不到了。所以我常觉得,少年的事情过后,一旦忘了,就好像往虚无奔去了一样,很难留下点什么念想。

这样的情况也许是近乎自然的吧?中午十二点,阳光就该泼洒下来;一个人站在阳台,莫名的心绪就自然而然生发了;就像夏天到了就会想听见女子灵动的笑声,午睡起来就会希望天气变好一样,是不应该深究的。

《永嘉证道歌》中“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颇近回屋时的状态,但那是过后,而不是当时的情致了。

(5)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