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热情

作者:爱吃酱肉包

他坐在香樟树下,凝视着远方。他将最虔诚最热烈最珍贵的情感保留,没有表达,没有宣泄,只有平静与释然。他想,做个不善言辞的人挺好的,尽管喜欢极了,也不会没有尊严。因为,他不说,不表达,没人知道他也曾深深地喜欢过她。这样就可以瞒天过海,这样就可以保留眷恋。他的眼前,星子满天;他的耳边,蝉鸣麦田。

这是第三十七天,他静坐香樟树下的第三十七个夜晚,也是,他消磨热情,抑制思念的第三十七天。每晚,这里都有风,风夹杂初秋的清寒,暮夏的迟缓。热情,在三十七天的风里逐渐消磨殆尽。真好,他就要忘了,那种跳动的、雀跃的、欣喜的感觉了,就要忘了,那种撕裂的、孤独的、渴望的感觉了。只是,今晚的风比以前要刺骨一些,他回过神,缓缓站起来,手,伸向眼角,拭去将要溢出的泪。他决定,放下。以后也不会再来香樟树下了。

“小远!”阿如慌慌张张地向他奔去,只是一声呼唤,三十七天的辛苦,全白费了。他止步,缓缓转过身来,看向她,月光细碎地撒在她的肩上,她的脸色在夜色里隐晦不清,而月色却与夜色融为一体。他有种不安的平静,轻轻对她说了句再见,便转身离开。她望着他渐渐模糊的背影,嘴角轻扬,又是一个得逞的微笑。

而他,早已泪流满面。热情被风带走,留下的却是细水长流的忧愁,嘴角轻扬,又是一个讽刺的微笑。

(8)

热评文章

评论:

2 条评论,访客:2 条,博主:0 条
  1. 青灯月门
    青灯月门发布于: 

    反应了部分情况

  2. 阿修
    阿修发布于: 

    若即若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