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孤独的自白

作者:溪山行人

月色该很好。两三点疏星做陪衬。七八声虫语为伴奏。
凉风过高楼,今夜我在楼顶望月。
白昼是一个世界,黑夜又是另一个世界,我携带着同一份心情在两方世界穿行。

仿佛是告白,仿佛是告别,或者不告而别。我诧异于这么多年过去,房里依然有你的痕迹。做不了决绝的割舍,便只能慢慢淡忘,渐渐、渐渐。只是,整理书架时蓦然发现彼时你给我的一本《中国大历史》。彼时岁月安好,教室窗边。你在前瞥向窗外开得正好的花,我在后面看着你和花,心里构想着或许华丽或许矫情的词句。
你小心翼翼地说:“去杭州参加数学竞赛的时候路边一家书店搞活动,随便买的几本书,你喜欢的话可以拿一本去看。”
而我强作淡然应下,怀揣着那份欣喜,彼时谁会在意我拿了什么书?
“落英化蝶,燕雏双飞,霡霂雰雰湿春衫。”花落了一年又一年,燕子或许还在那个巢,练习飞翔的却总是新燕。而与春雨缠绵的故人,谁知在何方。

小镇在皎皎月华下多了朦胧。当年痴迷于西窗望日落,观赏着千变万化的霞云,无论颜色还是形状。如今天台望月,没了变化,只剩永恒。李白的月,东坡的月,百丈楼上美人愁的月,我的月。无非寄情不同。
月色当然是绝色。皎皎白月盘,银辉千万里。千万里。我理所当然认为你也在同一片夜空下凭栏望月。
但我不可能知道你在想什么。
最好的年华里我庆幸有你相伴,让黑白的日子有了色彩。

余光中望满天星辰能写下《逍遥游》这样瑰丽的文字,而我不过是在心底起了波澜,提笔却不知该怎么去描述。对月怀人,聊寄相思。不再以情人的名义,但相逢仍是知己。
引以为知交的,平素不过二三。年岁渐长,遇见的人也在变多。只是,熟悉的陌生人越来越多,千杯少的知己却越来越少。看似拥抱社会,实则将自己紧紧封锁。
曾经无话不谈的朋友如今发条邮件都要思索半天迟迟点不下发送。我过去以为认识,便是一辈子。现在才知道一切都会在岁月里渐渐淡忘。
他们逐渐消失在了我的日子里,就如我在他们的生活淡去一样。高速飞转的时代,还有什么是不可磨灭。忘掉一个人轻而易举。我害怕有朝一日再也没有人记得我曾来过,更甚死亡。
“我来人间一趟,我要看看太阳。”

今夜月色正好。适合一个人的独白。

(5)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