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少年

作者:阿笠方唐鏡

午夜,坐在电脑面前,窗帘湿潞,前数个钟头都是暴雨,窗外混杂的空气,很是安静。路灯忽明忽暗。在做完了所有的事情之后,我准备去睡觉。

就在这时,屋子里传出了“哇哇”的叫声。是住在家中的外甥哭了。哭声很大。我走过去看看,说是睡着睡着就哭了。这让我很是震惊,我猛地皱起眉头,我感觉我也曾经历过这种事情。

他哭了很久,最后才醒,我无法确定是装的还是真的。随后我也去睡觉了。

我犹记得那年十五,表哥比我大一岁。有天晚上谈论起自己在学校的经历。

他经常走在学校河边的桥上,桥下的荷花点缀的无暇。每天走在这条路上的表哥没有察觉有人在默默探视他的生活,风成了他们相遇的契机。

但表哥并没有抓住契机。准确的说,他并不知道契机的存在。他忧愁的像个月亮,直到在桥头的再次相遇。或者是二人的释怀,他们只是看着彼此。女孩揉了揉眼睛,说了句“见到你很高兴”.....

我想这是他故事的结尾。但他告诉我这是他的一个梦。梦醒来时,发现自己哭湿了枕头。“如果一个在梦中哭了,那他一定很伤心。”这是我母亲告诉我的。

我也有哭过。

找不到任何的契机。没有理由的就落泪了。

我走进我的房子,在最顶层的阁楼躺着,阁楼的窗户透射进灰色的阳光,阳光洒在地上。正值十二月,天气很冷,我却穿着灰色衬衫,灰色衬衫左手袖口少了一个。任何的家具摆在原有的地方,但这是谁的家呢?我就这么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被单是青色的,木板有些老旧。床头摆放着一张照片。是一张关于我的照片,一个背影,一张木呆的脸。我也没有这张照片,照片是谁的呢。

门被打开了,她走了进来,她步履清澈,晶莹剔透的模样。是的,就算是在梦里,我的心跳也加快了,她最终坐了下来,坐在床的另一侧。她是谁,不太重要了,今天是罗曼蒂克的日子。

我们没有说过一句话,直到窗外的阳光逐渐黯淡,她的头躺在了我的肚皮上,我有些惊讶。我看了她一眼。她安静的闭上了眼睛,我能感受她胸口的起伏。但就在阳光落下的那一刻,我哭了起来。我看着她,月光没有理由的照亮了她的脸,她的脸颊和被眼泪浸湿的月光。

没有理由的让我哭了起来。或许我再没有幻想过谁。

漆黑的夜里,我迟迟无法入睡,看着窗外的星空,有几颗是一直存在的?这是她问的一个问题。不过不重要了,我们还要将生活再次继续。

表哥再次谈起她梦中的那个人时,他深沉了很多,他只说了碎片,“铁轨”“冰冷”。他觉得这样就好了。但我隐约记得下雨天,表哥牵着一个女孩的手,躲在了屋檐下,他们就这样呆到雨停。

“你看,雨停了。”沿着表哥指的方向,远处的乌云正在散开,阳光照耀下的城市。

“是的,雨停了。”

(4)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