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世界

救赎

作者:阿笠方唐鏡

安娜推开了门,沉重有些年头的门发出了“吱吱”的声音。

“谁?”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里发出。

安娜打了一个寒颤,左脚往外挪,碰到了门槛,“噗嗤”一下就摔倒了。

倒在地上,安娜看见了没有繁星的夜晚,和摇曳着的树。

“苏维埃万岁!”安娜叫到。

男人从床上起身,走了过来,这时安娜才得以看清他的样子,一身破旧不已的军装,满脸的灰尘,和手持着的手抢。男人将安娜扶起,拉着安娜的手,“进来吧,女孩。”

进屋子坐下之后,沉默浸透了屋子。如果一个人沉默,你可以讲个笑话,如果一间屋子沉默,那你得花些功夫。

“再过几天德意志就要打过来了,这里会变成地狱,到处都会是子弹,所有人都走了,你还不走吗?”男人问道,他拿起一根火柴,一根烟,用火柴在皮鞋上滑了一下,火,就燃了起来。

“我不想再走了,一路走过来,实在是匆忙,饥饿,疲乏占据了全身,实在是....”安娜叹了口气。

“你是从东边来的吗?那里以前可是风光,现在都变作了废墟,我见到过,城市都在燃烧。”男人也叹了口气。

“是啊,城市都在燃烧,为什么我的身体却冷的不行?那些都成了美好的记忆,而这些记忆,都成了一文不值的空话。”安娜顿了顿,“我现在只想要火和面包。”

男人挤出一丝苦笑,“来吧,坐进些,这样会好受些。”男人从衣服拿出了以片面包,递给了安娜。

安娜接了过去,蹲在火炉旁,一点一点的撕着吃。

“我是个逃兵,我厌倦了无休止的战争,革命,我也很想在东边买一套房子,雇一个保姆,开一家店,和妻儿安逸的度过余生。可是,当我拿起枪的那一刻开始,我的命运就注定了,我注定会像那些人一样横尸荒野,所以我当逃兵,也许你看来不是逃兵,但这些对我来说,我就是逃兵了。”

安娜看着男人,“说吧,我的人生就竟与他人有何不同?”

“看到了吧,我手上这把枪,这不是我的,这是我的战友的,这是把逝者之枪。在战友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胆怯了,我亲眼看见他被射死,我却无能为力。然后,我顺着准信瞄着,射杀那个敌人,之后,我开始奔跑,跑了一路,不知道哪里....”男人的烟抽完了,看来他并不打算再抽一根。

斯人独憔悴....

安娜站起了身,走向窗边,雨还在下,一阵接着一阵。

“这件事情,它对你意味着什么呢?”安娜仍旧看着窗。

“它给了我战斗的理由。”男人回答。

“雨一直在下,它究竟想要冲刷什么呢?”安娜哭了,终于是哭了。

“这你不应该知道。时间会告诉你最好的答案。”男人站起身。走向门,“再会了,有机会的话。”

安娜注视着男人走向了救赎之路。她也该走了,不过不是什么救赎之路,而是活着的路。

多年后,法西斯被击败,就在举国欢庆的那一天,安娜和他的丈夫来到了红场,到处都是车辆,来往的人群。

再往前走走,安娜看见了一位身着军装,满戴勋章的男人,坐在吉普上,这个面无表情,眼神直向前方,这场胜利并没有给他带来喜悦。

他是谁呢?安娜眼前浮现出一幅画“那是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

安娜很想上前去交流,想到了那天晚上的事,安娜笑了,她不能这么做,所以她向着人群走去。

没有再回头了。

(3)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