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跑道

作者:深井

我踏上跑道的瞬间,就被一股茫茫的无力感袭击了,几乎喘不上气来。她站在我身边,也不看我,盯着向前方延伸的跑道,说:“跑吧。”我就迈开了腿,开始慢跑,越来越无力。跑道是无尽的圈,永远跑不完。她跟在我旁边,一言不发,可我就是知道她在鄙视我,因为我跑得实在太慢,慢到能够清清楚楚地将体育生做的热身运动录入眼中。

我很累,烈阳在头顶散发着可以灼烧万物的火,嗓子干得连咽口唾沫都会痛。800米,竟是成了噩梦般遥远的距离,而终点其实就在起点,等我终于挪回起点,已经过了将近5分钟。她嗤笑:“你中考体育测试的时候,长跑是怎么满分的?”我斟酌地开口:“大概是年纪大了——”她打断我,毫不客气:“呸!”我不说活了,扭头看体育生,他们热完身开始跑步。其中有个女生,在运动会上大放光彩,一跑成名。我记得她跑了3个400米、1个800米、1个1500米,每次都是第一,还总是套圈。即使知道她是学体育的,但还是忍不住佩服。看着她在跑道上神采飞扬、生气勃勃的样子,我才明白了“青春无极限”的含义,总归在我这里是体现不出来的。女生的汗积在鬓角,开始下滑,我担心会弄花了她画的精致的妆,毕竟真的很好看。

我像匹刚跑完千里的劣马一样大口喘粗气,一旁的她讥讽我:“你连一里都没跑到。”我也不理,就盯着跑道上迅速移动的几抹身影,感叹他们跑步之快、距离之长,风不知是从他们脚下生出,还是在托着他们飘移。我想,他们的血流得那么快,烧得那么热,还有什么污浊阴暗的东西能在他们体内存活呢?至于我,一个临近六月都舍不掉围巾的人,腐锈没从皮肤下漫到表面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休息了一会儿,等到心跳没有快到会使心脏脱离血管的可能后,她说:“跑吧。”于是我再次踏上跑道,深深地吸气又缓缓地呼气,吐出几分昏暗的朽臭,开始慢跑。

(1)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