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与天堂

我最亲爱的死者

作者:谋杀核子

你的谎,同你一起沉默在棺材里,
暴戾的风连着梦呓,撕扯着我脑中的天际。
落叶的鞭挞下,伤鸟徐徐归林,
云雀们死的时候也不忘悦耳地悲鸣。
平静,你从未拥有过,
真的,你不该拥有它。
到现在呢,什么也做不了,
多么无力呢,只剩下一律心跳的冰凉。
那么,我最亲爱的,
就这样在小小的记忆里接着沉睡吧,
并且与你小小的猫儿一起接着哭泣吧,
也许再没有足以令我动容的深情来为你哭泣,
至少我还没有伤心到能够为你流下悲哀的眼泪。
可是,我最亲爱的奶奶,
似乎我的手心只留得住一颗方糖的温柔了呢。

像这样,你面前晃动的山岗。
你见过流星飞么,
见过流星枯萎的样子么?
它会坠在大地的井里,
沉没于底后再沉默于底。
现在我找不到你的踪迹了,
再找不到流星划破云朵的踪迹了。
你去了哪里呢,天上的光去了哪里呢?

像这样,大地失足并跌落。
也许你早与太阳背道而驰了,
可能你在仓促中不小心掉进下水道了,
厌倦捉迷藏了吧,我也有些厌倦了,
可能你现在正飞行在高高的白云里头,
高到,只能让我在地上眨巴着眼。
长了翅膀的你会不会,
把藏匿在云朵里的光又偷去了?
抑或这光还在我的最深处继续冬眠着?

如此之多的种子被施舍与大地,
我死后,绝不会为自己流下任何一滴悲哀的眼泪,
可是他们怎么办,
当全世界的泥土和农夫相继死去,
还有谁能让他们快乐地萌芽呢?

你会离开么,会消失么,会膨胀飞舞么?
你可爱的猫会离开么,会消失么,会膨胀飞舞么?
难道你忘了,
曾经你心血来潮,
拖着满满一箱子的记忆,
和你可爱的猫咪。
一个人走了很远很远的路,
一直走到一个没有名字的荒原,
荒原上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
在这片连光也死去的地方,
你从被塞满的箱子里倒出你的记忆,
再添上你可爱的猫咪,
火焰腾飞。
你未说出口就早已脸红的谎话被刺破了,
燃烧的红色吃掉了你藏了一生的心跳,
直到记忆的尸骨也在半空烧得一丝不剩。
记忆的灵魂朝你慢吞吞地走来,
你傻傻地等了很长很长时间,
灵魂走到你面前,然后穿过去,
离开,消失,膨胀飞舞。
猫咪的灵魂朝你慢吞吞地走来,
你也傻傻地等了很长很长时间,
灵魂走到你面前,然后穿过去,
离开,消失,膨胀飞舞。
你的灵魂们朝你慢吞吞地走来,
你还是傻傻地等了很长很长时间,
灵魂们走到你面前,然后穿过去,
你看着他们,
看着他们离开,
看着他们消失,
看着他们膨胀飞舞。

(3)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