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改变不了别人 那就改变自己

作者:冯秋f

很多时候,我都在问我自己,我拼命地守在高考的前线是为了什么。
为了自己,为了我的弟弟们能过的更好,为了我妈能没有心理压力,为了我爷爷奶奶在这一辈子的最后那么十年二十年能享福,为了不让我的孩子过着像我和我的弟弟们过着的生活。
我所有的信念与坚持都来自他们。
我的家庭给了我平凡,给了我自卑。而我妈努力把我送向更高的地方,给了我更远的世界,给了我不甘心。
我不想。我不想。我不想。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我不想再这样。我不要做这井底之蛙。我的弟弟也不应该是。

刚刚,我试图用道理去告诉我的小弟,一个人应该有礼貌应该尊重别人应该懂得平等,他一边掉眼泪一边踢打我,努力去抢我让大弟w买的双皮奶。奶奶闻声而来,她数落我不知道让着弟弟,我想要告诉她,我是给他买的,这一杯是他的,我只是想教会他些什么。他们不听。他们一句也不听。奶奶甚至打翻杯子。奶奶嘴里骂我和w,小弟说我们不疼他。
我问他,我有哪里不疼他,我的弟弟有哪里不让着他。
我上个星期生活费没剩出来多少,只有15块。我本来想要存钱买自己想要的东西。碰上上周开家长会,我爸带他们来了。他说想吃鸭锁骨,我说好,我攥着15块,害怕一会儿不够。我说,拿14块钱的吧。一共四个,他俩正好一人两个。他很开心。我也是。
w平时零花钱不多,一周也就十块二十块的。他省下了六百多了,每周都会去给弟弟买鸭子吃。w晚上睡觉也不烦弟弟粘着他。碰到什么好东西自己不舍得要但是都会给弟弟留下来。会教他写作业,会陪他玩游戏,会给他买很多东西,会带他出去玩。
但他从不愿意我们碰他的钱,借也不可以。他会大哭,会拳打脚踢,会伤心会难过。
我们难道不会吗?他好自私。他身体不好,我们可以让着他,他年纪小,我们可以忍受他。可他的思想呢,不闻不问吗?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我爷爷奶奶从来都不看重思想教育。我告诉他们很多次,提醒他们很多次。可我改变不了。
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和w都哭了,彻骨的寒,充满无力感。我放下拖把,质问奶奶,现在他为了五块钱对自己的哥哥姐姐拳脚相向,以后他想要五十块五千五万五十万的东西,如果不给,他又会做出什么事情。
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的父亲,出轨五年的,对我们不闻不问的,父亲,冷眼旁观,站在一边和朋友在电话里谈笑风生。
原生家庭的影响太大了啊。我改变不了自己,也改变不了这么小的弟弟。
我果然是个废物。我竟然无数次想过死亡。那种静谧那种安详那种快乐。 可是死了之后呢,我的弟弟我的家人,他们失去了希望啊。
我只能哭,不停地哭,无休止地哭。
哭完之后,就振作起来吧。有人在背后苦苦撑着我啊。

“死亡不是解脱,活下去才能得到救赎。”

(8)

热评文章

评论:

5 条评论,访客:5 条,博主:0 条
  1. 生为凡草
    生为凡草发布于: 

    加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