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往事

作者:划水的月亮

很多年了,我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又好像游离于世界之外,这冥冥之中,好像是很奇怪的一回事。我在各种地方,小心翼翼,假装很好,假装自嘲,假装一切咎由自取。没来由又似是有来由的心凉。

我小时候很热爱这个世界。我爱看书,我觉得世间有趣缤纷,那么多有意思的东西值得我们去拥有,去发现,去创造。我会在迎着最和煦的冬阳里,开心地背着书包上学。我会在鸟雀嘲渣里幸福地笑。长这么大,只觉得笑是人生最值得的事。我在书籍里领略热爱生活的真理。我像所有的留守儿童一样,在祖母的庇佑下,健康快乐地成长。祖母很爱我,好吃的,都紧着我,会带我去小菜园里干一下午的活,我就会得到一袋饼干或一个苹果的奖励。如若是菜园子里的小青菜卖了钱,买一包火腿肠也是有的,这样的生活像极了萧红笔下的呼兰河传。她和祖父的经历,我亦是一样有的。生命啊,总是不时地出一点意外,然后,先前落好棋子的棋盘,就翻盘了。

四年级啦,该是懂一些事的时候了。妈妈回来了,她带着高龄产下的幼子回家了。我从这以后,也是有妈妈叫的人了。不可否认,我当时心里是开心的,因为作为留守儿童的自己,妈妈每年回来也就待个7、8天左右,有时俩年才见一次,这7,8天里,自己倒是挺幸福的,想买好看的扎头花这是不过分的,想要花衣裳,花鞋子总是得到应允的,这期间的父母,像是在补偿,一年难回家的思念转化成对我的补偿。我很开心,妈妈回来了,我大概要过上好日子了,十年了吧,我还记得那是,我想要一件秋天穿的薄衫,也是爱美的小姑凉了呀,奶奶就是不给买,我气愤的打电话给妈妈,妈妈说,等我回来,等我回来,我给你买。而那时,我不知,奶奶所说的,老鼠拖木锨,大头在后头。

妈妈带着嗷嗷待哺的小弟回来了,小弟弟很可爱,我也喜欢他。毫不夸张的说,小弟弟的出生给原本贫困的家庭带来了转机。我也时常能深切地体会到,父母中年得子的喜悦感。我依然记得,平时内敛而寡言的父亲亲口对奶奶说,妈妈呀,哪一代都要儿子呢,没有儿子不行。这是奶奶和亲友复述时,我旁听到的,我那时候虽觉得父亲有些重男轻女思想,但是父亲却从未在生活上对我刻薄半分。这么看来,倒也无所谓了。

母亲的巨大转变,让我无所适从。从她回到老家的那一刻,按照她的话说,我似乎已不再是个小孩子,小孩子大概要长成大人了,。六岁上学前班,又多读一年,到四年级时,也不过12来岁,而12岁的小孩被迫要长大了。我的妈妈,那时候在我看来是非常残忍的。我也不清楚,我也好像故意略去不想回忆的苦楚。我记得,我妈妈让我做很多的小事,她带弟弟琐事挺多的,我就必须要帮着妈妈分担。我那时候哪做过家务,不想干,不行,必须做!好,胳膊终究呀拧不过大腿,我还是得做。我生性迟钝,这我不否认,又没做过家务,有时候事情得教好几遍才会,我常常把事情做的很糟,这时候妈妈就骂我。我好难过,我多难过呀,我以前也是无忧无虑,被奶奶捧在手心上的呀。这只是刚刚开始。我现在依然清晰地记得,我不知道犯了什么事,被妈妈狠狠地教训,似乎还挨到了打,我记得当时的样子,像乡下的死狗,瘫倒在家里的水泥地上被妈妈冷漠致之 。这一幕,此生永不忘。
这些也就是个头,后来呀,变本加厉。妈妈没有做到我想要的东西都能得到。我的内裤都穿烂了,也不帮我买,缝缝补补的让我穿,我希望自己买一条裤子,吵了一晚上,白搭,不行。而她给我的理由很可笑,说长大了给我买,可是我明明就是没有裤子穿,家里的裤子都短了呀。这些都没有结束呢,后来弟弟长牙了,能吃东西了,为了哄弟弟,妈妈买了挺贵的零食,我没有,我只能吃那些弟弟不能吃的,比如有点辣的小零食,可是你知道的,她自己挑的小零食又怎么会多选小弟不能吃的。我于是在她象征性地施舍下,得到了一块,俩块,三块小饼干,我肯定的告诉自己,她从来不会超过五块,我不会错的。我不愿意去回头再忆往事,可是往事太沉重,这么多年像是肉里嵌的一把剑,一步一步,越回忆,越痛。

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呢。小弟长大了,会遍地撒欢地跑了,我的任务就是好好地看着小弟。我得牺牲我所有的时间去盯着他。那时候我不是不愿意带他玩,只是我没有一丁点的属于自己的时间,被禁锢的感觉像是在坐牢。我大概从那时候开始忍受孤独了吧。一有差错,我便必须得接受难听的辱骂,声声辱骂,难听至极,难以启齿。我害怕她咬牙切齿,骂我小*,声声直抵内心,我很害怕,这种辱骂,让我蒙羞,让我痛苦。

这样的辱骂,持续到初中结束。他对我的所有作为,没有一件是暖心的,所以,直到如今,我还是畏惧她,抗拒她,甚至毫不夸张地说反感她。

下回早说吧

(4)

热评文章

评论:

3 条评论,访客:3 条,博主:0 条
  1. 月黛
    月黛发布于: 

    是啊,别人怎么对我我都不在乎,可他们不行,也只有他们不行。

  2. 阿鹿吖
    阿鹿吖发布于: 

    嘿姑娘一切都会好哒。我呢和你差不多的经历。可能我天生就是那种不讨人喜欢的叭,在亲人面前只有嘲讽。后来我逃离了,像一条无家可归的野狗,“喝着巷子里滑落的雨滴”渴望着一切美好。嘿姑娘,请保持嘴角上扬,做自己最大的魔王。加油吖,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其实一个人也可以活的很好,虽然苦一点,但劳资可以做自己的糖糖,嘻嘻嘻。

  3. 小悦悦
    小悦悦发布于: 

    每个人都有所求,很多时候并不是我们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而是,我们是否有勇气去追寻自己真正想要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