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零星的宝藏

作者:北寒

这会儿是下午五点半,阳光狠狠的晒着我的背,而我写着心里的东西。似乎突然间明白,为什么大一的时候抑郁爆发了。一直以来都不喜欢把关于自己真正的喜怒哀乐说出来,但初高中的时候会写大段大段的文字来表达情绪,到了大学,情绪越来越多,却没有了发泄的出口。这些情绪养出了抑郁这个怪兽。也是原因之一吧。

高考后,命运悄然发生着变化,去了那座有很多博物馆和著名建筑的城市,学会了画画和颓废。回忆起来只有零星几个画面。

第一个从脑袋里蹦出来的画面,是蹲在自习室桌子下面抱头痛哭,恐惧、痛苦、绝望包围着我,哭一会儿,起来画一会儿图,循环到了上课,那次的图,老师打了很高的分。

第二个画面,是在天台,拨通哥哥的电话,听着他的声音开始嚎啕大哭,喊着“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对我这样。”哥哥很安静的听着,末了,说:别哭,我抱不到你。回忆这个画面的时候眼睛又湿润了,从开始发病到现在得到控制,他都在。

第三个画面,是和舍友去鹿野苑,穿着省了一个月口粮买的汉服,站在慈竹林的边缘,微微抬头,透过指间,看着太阳,听着徐堰河哗哗的流水声,吹着郫县的凉风。舍友站在我身后,帮我定格下了这一帧。我们光着脚丫子踩在清凉的石板上,提着鞋子甩来甩去。那天鹿野苑里门厅冷落,门卫叔叔给我们讲解着鹿野苑的一切。要走了却下起了雨,和胭脂在茅草亭下躲雨,桌上放了一个插花的陶罐,我们穿着汉服,在古香古色的楼阁下,听雨打竹。

似乎,我的艺术启蒙老师,是那些石像和那位操着一口川普的门卫叔叔。这个画面,一定要展开来好好写写。等九月份,要和哥哥去一趟鹿野苑。

第四个画面,是去肇兴侗寨写生,和舍友在客栈里赶作业,开着雕花木窗,闻着靛青染料的味道,听着《华胥引》里的一个个故事,眼里流着泪,画纸上画着画,于是到现在,看到那几副画还会想起那个温和的午后。侗寨的人喜欢在白天放烟花,不知是为何有了这样的习俗,后悔没有去和当地人交流。好像穿越回了那个午后,和那个瘦瘦的、叫胭脂的姑娘在一个被山包围的寨子里,坐在客栈的床上听书作画吹空调。

第五个画面,是和一个抑郁症病友去四川博物馆,每次去博物馆,就好像穿越回文物所在的那个年代,我的焦躁和抑郁统统都不见了踪影,那天是我查出抑郁以来最开心的一天。他告诉我,记住这天的状态。前一天我还在犹豫是否要休学,但从川博出来我下定决心要休学,是该停下脚步思考自己想要什么了。

突然在脑海中闪现的画面好像就这些了吧。发现很多特别差的事情又被我的记忆自动忽略了,也好,以后古稀之年想起过去都是美好了。

回忆起来时间顺序有些混乱,但那些改变命运的事情就那么一件件的发生。

吃完安眠药自杀的第三天,在唐老师的帮助下住进了华西医院,医生告诉我,我不是患了抑郁症,而是双向情感障碍。除了第一天的害怕不安,在那里的时光成了我十九年来,最轻松和快乐的日子。下象棋下赢了华西棋王,乒乓球练的也不错,做了普拉提,听了很多故事,交了很多朋友。

那层的楼顶花园上种了很多萝卜,从第一天到那儿就盯上了那几排萝卜,天天在花园遛弯的时候惦记着它们,不敢偷偷拔,就蹲在菜园旁看着它们闻着味儿咽口水,实在忍不住了就想象自己变成了跟艾力耶提一样的小人,拿着大头针割一块下来吃,实在不行就抱着萝卜咬。结果就是被护士提回病房。每次张医生给其他病人做心理治疗的时候都会叫上我,让我记录下他们的故事,等状况好起来的时候写下来,那些故事都被我妥善存放在心里。

出院回到家里,在二月底盼到了哥哥回来,结束了上一段把我弄得疲惫不堪的感情。告诉小燕子后,发生了一些事情,于是我情绪波动厉害,在那晚吃了五十六颗药,吃药前告诉了哥哥,他开车一路狂奔到我家,模模糊糊记得他拉起躺在床上的我,我靠在他身上想睡过去,他拉着我去卫生间吐,怎么都吐不出来,有一些粘稠的液体从我嘴里出来,自己都嫌弃,哥哥却把手伸到我嘴里想让我吐出来,因为是胶囊,吃的时间又比较长,很难吐出来,哥哥就背起我,从六楼跑下去再送我到医院。躺在急诊室的病床上,看到门口进来了很多所谓家人的人,瞬间厌烦绝望不想洗胃,可是看到哥哥,才觉得我得活下去。不知道为什么,那晚一直在对哥哥笑,或许是因为见到他又或许是因为觉得自己要死了要解脱了吧。

后来才知道,那晚哥哥差点出了车祸,也算是,患难与共了吧。

也正是因为那晚的折腾,才明白了心之所爱是哥哥。这个故事,要写一辈子。

吃完药的第二天,哥哥带着我去兜风,不知为何,怎么也想不起那天我们去了哪里。只是那天,牵着哥哥的手,觉得生活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我说:我们早点结婚吧。或许是这两年来习惯了依赖哥哥,不知不觉他已经渗透进我的心里,如果失去他我可能会疯。关于前一段感情,想说明一下,当时和小燕子关系紧绷如果自己再连这点感情都没有了,就什么也没有了,所以这段感情再怎么漏洞百出我也得苦心修复。后来哥哥告诉我,这些他早已经看的透彻。

前几天,和哥哥吵了架,我又一次的怀疑是否真心爱他,当晚买了去新疆的火车票,没有任何准备就去了新疆,连一口吃的都没带,拖着感冒严重的身体,便踏上了见他的旅程。我有环境障碍,每次坐火车飞机都会难受崩溃大哭,可是那天,离他越近越觉心安,看着窗外从未见过的风景,期待、兴奋、欣喜。想象自己是身穿白衣的仙子,拿着神笔游走于雪山之巅,心之所想便是眼前之景,手指轻点草原便有马儿奔腾,眼睑轻眨便有泉水涌动,画笔一动便是漠漠戈壁,大笔一挥便是深黑矿山……后来仙子把世界都画成了哥哥的样子。

后来,我改名叫梦西,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的梦西。北寒太冷,让人心里发凉

日后啊,就做一个拿着画笔、和哥哥浪迹天涯的仙子吧。

转眼,星辰已明。

(6)

热评文章

评论:

2 条评论,访客:2 条,博主:0 条
  1. 小孩不读书
    小孩不读书发布于: 

    且予温柔赠你,望平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