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世界

冉灭

作者:阿修

我们把故事编织成年华,仿佛这样,一觉醒来,就还是从前模样。
故事里,你叫我阿冉。
你说,少年的我,应该是冉冉升起的太阳。
可我不是。

我躲在你身后。
儿时巷弄,最爱玩丢手绢。院中孩童,有你有我,有大胖,二狗……,我们一圈人,围坐在夕阳余晖下。
长辈们摇着蒲扇,大榕树下,巷角,乘凉。
我是“鬼”。
“丢手绢,丢手绢,轻轻地丢在小朋友的身边,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快点快点……”
哄笑声中,我被大胖压在地上,动弹不得,你转过头来,和旁人一样,笑容灿烂。
那年,你六岁,还在换牙,口中露出缺角。你似觉察,及时将手捂住,像个小机灵鬼。
后来,我常想,青梅竹马,不过如此。

你是孩子王。
是我们所有人都喜欢的小姑娘。
在场唯你,颜值早早甩出我们一条街。玩过家家游戏时,男孩子们争先恐后,跃跃欲试,想要成为爸爸一角。
我也是。
然后,只有我,成为你游戏中的“丈夫”。
面对质疑,你摸摸下巴,笑容灿烂,露出白牙。
“宋冉,高。”
你的风格,从来简洁,不多说一个字。
后无人再有意见。
有意见的,都被打怕了。包括大胖。

小学,初中,白马过隙。
毕业照拍了一摞摞,每次我都站在你身后的固定C位。兄弟们瞎起哄,你面红耳赤,我爽朗一笑。
少年人意气风发,书上是这么说的。
当然,你的日记如是。
偷看日记的后果,便是被青春期少女,追着教室满地跑,鸡飞狗跳,骂声一片。
“嘿!我写作业呢!”
“别殃及无辜!”
“看着点!”

高一,军训
“报告,有人晕倒了。”
“报告,我送她去医务室。”
蹲下,抱起,起身,奔跑。
我从没想过,整天嚷嚷减肥的小丫头,这么轻。
葡萄糖顺着针管注入身体。
闭着眼的你,神色渐渐缓和,不那么苍白。
“人送到了?”
“报告,到了。”
“那行,擅离职守,100个俯卧撑。”
他们在练站姿,我在做俯卧撑。
临近中午,休息时间,你从医务室出来,归队。
汗流浃背的少年,是不是看起来更有男人味?
“噫,你居然也有这一天。”
幸灾乐祸,毫不知情。得知真相,笑容退散。
晚上,解散后,你递来一瓶冰冻可乐。
“冉哥,今儿,谢谢你啊。”
扭扭捏捏,欲言又止,深吸口气,视死如归。
“说吧,害你被罚,想吃啥,我请!”

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氓》抽背。
你站起身,笔直。
清脆,干净,利落。
老师不时点头,手指轻敲桌面。
教室明亮的光,照在你回头瞬间。
自信的脸庞上。
我起身,拼命脑海搜索,双眸前。
第三排兄弟高举课本,挥着示意。
你微侧身,视野下,大片,文言文。
簪花小楷,左侧,批注着:冉某人,加油背。

学渣的我,咬咬牙,早起贪黑。
学神的你,到点睡,一如既往。
周末补习,你总是敲我脑袋,直说笨。
“啧!智商都用来长身高了是不是?”

我想跟上你的脚步。
我想离你近一点。
我想靠近你。
一直想。
和你。

一场意外,地震天旋地转。
时间定格在十四时二十八分。
尖叫、呐喊、哭声、求救。
破碎、砸落、掩埋、死寂。
一个月后
你坐在帐篷里,奋笔疾书,厮杀题海。
篷外,有人生还,有人幸免,有人哭喊。
你无动于衷,默不作声,低着头思索,草稿纸上密密麻麻铺满铅。
大胖截肢后,坐在轮椅上,陪你模考。
高考结束。
武大樱花没开,茶颜悦色未来。
一年后。
你坐在第一排,奋笔疾书,听课学习。
窗外,樱花盛开,阳光明媚,清风徐来。
你无动于衷,默不作声,低头思考,耳边老师正在勾画书上重点。

我的女孩,成为别人的女朋友了。
失恋那天,我把二狗从被窝挖出来。
借酒消愁。
有人说你渣,我反手给他一耳光。
双目赤红。
我依旧是你喜欢的模样。
白衬衣,牛仔裤,一尘不染小白鞋。
可我无法阻止你,你与别人的未来。

送你出门那天。
下着小雨。
婚纱垂地,圣洁美丽,新郎官很帅。
大胖给你包了大红包,二狗使坏藏住你的婚鞋。我替你找出,拦住二狗。
我见过你最美的样子。
你的十七岁到二十三岁。
可我不后悔。

“小心!”
“宋冉!”
“冉哥!”

(2)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