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

遣怀

作者:顾清焰

我们悲痛,悲痛这世界上
只有同一种悲伤让我们遣怀
关于它的过往,关于它的名字
愣是在心中隐隐作痛,说不出来
曾经很多年,与很多时
我们烧灼情绪,把手指写废
把笔墨耗干,那每一个焦心的文字
基于每一次神圣的忧愁,直到泪水
流进褶皱的枕头,言语就变得苦涩

我们都曾对生活的枯燥举起过酒杯
为所谓的“无为”倒上一杯杯自由的容量
那些无端叨扰的忧伤,如同无人接纳
的乞丐,睡倒在中国东北的冬夜里
或默默等待死亡,或继续承受睡醒后的寒战
这些压抑、困顿的遐想早已变得沉闷
我们只要把酒杯碰撞,便可安睡在
可以安睡的床榻,那里有消磨时间的划痕
有拍得烂扁的栏杆,还有寂寞重叠的磨牙曲
一切的忧虑都会在睡梦中变得索然无味

沉淀的苦闷暗自叹嘘我们的未老先衰,漫长
的黑夜属于每一个人的目光凝视,毕竟
世界留给躲藏的地方所剩无几。那些所谓的
坚强的寂寞,只剩下酒杯落地的声音
——“啪啦”破碎
像是理想掉入空洞,变得一无是处
不作挣扎的我们就只能在叹息中死去
记不清笑容与否的面孔蹉跎着岁月,刻印上
一道道伤痕,有力的沉积在中国的土地上
而在中国的另一面——历史的深沉
我们还将继续在古老的坚守中挣扎

(5)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