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一直都在

作者:孟冬

一.
5月19日,像往常一样,于一个晴朗的周日里,踏入了那家咖啡厅。
“一杯卡布奇洛,一杯黑咖啡,少糖。”
咖啡机的声音里满满的默契。
我习惯性地走向靠窗第三个座位,掏出两本书和一副无线耳机,带上一只耳机,把另一只放在我的对面,放起一个早已不火的组合的歌曲,静静地沉溺于手中的书。虽然,这本早已看过千千万万遍,每一个情节,每一个对话都烂熟于心。两分钟后,寂静被店员打破:“先生,您的咖啡。”
“谢谢。”
我收起书来,拿出信封,纸笔。在夏日的阳光下写着:
“相遇在初夏……”
两个小时后,把写得密密麻麻的纸,小心翼翼地折平,放入信封里,收好东西,带着笑意地离开了。
“这可真是个怪人,每次都一个人点两杯咖啡,两杯都只喝一半。”那个店员看着我的背影喃喃道。恍惚间,我看见店主听了店员的抱怨只是笑笑。
我走出咖啡厅,坐上107路公交,窗外的景色不断后移,繁华渐渐被荒芜所替代。在终点站下了车,沿着一条长满芦苇的小路,把那封信轻放在一块墓碑的前面。“上一周的信又不见了!”我有些许恼怒,又安慰自己说:“没什么,那一定是她收到了吧!”
二.
又像往常一样,在同样的位置做同样的事。
不过……
一个优雅的女子端着咖啡走过来,放下咖啡:“我是这家咖啡厅的主人。嗯……我……可以坐这里吗?”我抬起头满是诧异,但面前这个女人虽然眼角有了一丝皱纹,眼神之中却有一种无法言说温柔甚至有些熟悉的光,衣着朴素也抵挡不了散发着优雅的气质。我意识到盯着她看太久了,略作平静地说:“对不起,有人。”她反而直接坐下了:“我知道,这里一直都坐着一个人,都三年了,怎会不知道呢?”我刚准备埋头继续写自己的东西,她却一把拉住我的手说:“而且我知道,这个人还是谁。”“啊!”我失声叫道。她接着说:“不要写了吧!这个人告诉过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挂念着她,你有你的生活,把她忘了吧。”我怔住了:“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难道你……跟踪我,偷看了那些……”她起身:“也算吧,也不算吧。你那些信虽然我没看过,但我一直知道你在干什么。我女儿从爱上你的那一天……不不不,从和你最开始和你在这里约会的那一天,我就知道啦。她还叫我不要说出来。哎呀,一不小心说出口了。”“啊!难道……你是……”我震惊了,在这里这么多年了竟然不知道,也是,我不是沉迷于和她共同的时光就是……“对啊,我就是她母亲。”店主说:“小伙子,我知道你很爱她,我对你这样真的很欣慰,但是啊,希望你可以走出来,你现在的样子是她所不希望的。”“你们曾经在这里有过美好的回忆,但那是过往云烟了。她最后留了一封信给我,如果你以后还常来这里的话,就把这家店换一个地方开了。但我看着你也不忍心啊。她真的希望你幸福,对吧?”店主指着这家店说。
我:“……”
我:“我,我还是忘不了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快哭了出来。
“尝试过旅行,尝试过疯狂工作,但……但无论干什么,她就在我身边。就算我触摸不了她,但她真真切切存在于我的生活里。也许……也许只有在这里我对她的感觉最强,对她的存在感觉最真实。”我哭着说完。
一阵呜咽。
“可能她的量子态就一直在我身边,不过只是当有观察者时,她不会出现罢了。”我抹抹眼泪。
“那半杯咖啡不是你喝的?”
“嗯。那些信你也没看过?”
“对,我只是跟着你到那里过,但从来没有拿走。”店主突然想起什么,忙说:“等等!”她在柜台的柜子里翻找着什么东西,是一堆整齐的信件,说:“这是你来过后,每天晚上打扫咖啡厅的时候在这个位置的桌子上看到的,你那个位置我应该只留给你一个人的。”我一眼看出那是她最爱的式样:“难道……”她递给我说:“应该是的。”我接过信,拆开其中一封,看到那娟秀的字,就明白了什么,再看日期5.19,我想:“这个那倒不是我那天来的日期吗。”
我抬起头,对她说:“那条路除了你我,无人去过吧!”
“应该是的。”
我对那张桌子旁的座位,说了声:“谢谢你。”

(1)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