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与天堂

故土

作者:顾清焰

当我死去
葬我于故土
只有那深沉的土壤
才能圈住
我不安分的自由
有别于异土的黄昏
遮住了低垂的老槐树
我暗自的忧愁
从年少时早早种下
也许,我已看不到
多年未曾谋面的亲切灵魂
那让我可以安睡的床榻
像缥缈的云抵触不了真实的自我
只有垂垂老矣,我寄托于死亡
死后葬在那棵老槐树下
我便可以坦然入睡
不必去想,那些困扰我
像灰尘一般的俗不可耐的尘事
只须静静等待着
在某个编织麦草的夜晚
再一次听到故土的乡音

(9)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