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只要眼底有光,生命就有希望

作者:杂货铺的少年

我从未看见过希望二字,但我的眼底却满是柔软的希望与光芒。
—题记

我的世界里只有声音和灰白。

我听得清冬日清晨里第一声鸡鸣,我听得清夏夜里聒噪的蝉鸣,我听的清人们口中所说的希望与远方。可是,我听不清看不到属于我的那一份希望,他们在何处?

我也曾渴望,我的视网膜如常人一般,能够跳动着希望的光点。

即便如此,我也可以凭着眼前的灰白的光影,燃起炉灶里的火,将泛着泥浆的半大土红薯倒进大铁锅里煮猪食;一样可以,凭着对这块土地的熟悉,将屋后的粪挑到门前的地里,仅管偶尔会踉跄;一样可以,掩饰住内心的不安与胆小,像个大人一样。

像,还有希望一样。

可我深知,我不一样。 我,不一样。

尝试过死亡,却隐约感觉有一种声音呼唤着我,牵引着我,像是光。

那天午后,我赤脚站在地坝里翻晒包谷。 太阳很大,仿佛可以透过我灰色的眼球照到我的心底,深处。我就一直那样站着,仿佛可以站很久很久。地表的炙热让我感到温暖,站上一辈子,一百年,一亿年,到世界末日。

只要阳光还在,只要你还在。

我就那样站在那里,远远的,我听到从风里传来村支书和爷爷的对话。

他们的对话里不断重复着希望,工程,福利,儿童等词。

还有爷爷久违的笑声,很轻,却又很重;很远,却又似乎很近很近。

这一次我真的听见希望了,不只是我听见了,我的心,我的每一寸肌肤,都听见了。

我想,只要眼底有光,生命就有希望。

原来,我同他人并无两样。

我深知我的视网膜不能够再跳动明亮的光点,可是,我的心能;我深知他们不能够带给我更多,可是,有便够了;我深知我的眼底曾是无尽的绝望的深渊,可是,现在,光洒落在哪里,万物重生。

颜色,是能够被听见的,而光,也能。

今天的风很温柔,从眼角流过,在衣袖漫步。

坐在教室里,我用手去触碰这个世界,我用耳朵去聆听这个世界,我用心去感受这个世界。

我用自己的全部去爱这个世界。

扉页里弹碎的诗句,流水里淌过的花瓣,秋日黄昏里的长椅,夜晚星空里的阑珊。

荒野里呼啸而过,不留痕迹的风声。

大漠里尘土飞扬,落日销声的烟火气。

雪地里纷纷扬扬,散落冰面的万瓣阳光。

心底是灯火通明的白日,不需阳光,路也坦荡。

希望不是一项工程,他是我眼底的光。

我从未见过希望二字,但我的心已被希望填满。

我住在希望里。

如果说,希望一定要是一项工程的话,那一定是一项关于爱与被爱的工程。

以希望之名,筑一座城堡。

城堡里有千万个你我,和希望。

(15)

热评文章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博主:0 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