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采花的机器少女

作者:笨笨灬兮月

我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的时代,但是我却想纪念这样的一个世界,或许在这个世界陨落前人类可以找到可行方法逃离这里亦或继续生存。

他们把这里叫做E378号,名为第378号地球,没有人知道以前的历史是怎样的,也没有人关心,在这样的一个时代,真正重要的是活着。

我住在巨大的圆环城市的外围,并不是那片圆环围墙之下的绿色平原,而是更远的更远的,靠近海边的垃圾城。

这是一座自治之城,是一座自生自灭之城。

漂泊在海上的黑色垃圾堆叠着,发出的恶臭引来一群黑色的鸟啄食,自我记事起这片大海就是黑色的,阳光照在上面就好像撒上不干不净的颜色,黑色才是他本来的颜色。

从那一堆摇摇欲坠的垃圾城市走到海边需要花很长时间,红蓝相间的集装箱歪歪扭扭地排列着,使得道路十分狭窄,每个集装箱里面都挤满了密密麻麻的人,夜幕降临,仿佛回到了远古时期,穿着破破烂烂衣不蔽体的人蹲在黑黑的山洞,不知道是惧怕黑暗还是等待死亡。

各种钢铁金属电子元件发出腐朽的味道,外层已经变色脱壳,可是这种东西却也成为了垃圾城最珍贵的东西,对于他们来说,被舍弃的东西就是他们可以用的东西。他们不仅仅搭建了网络还开发了智能系统,破旧的集装箱上缠绕的电线,以及若隐若现的红蓝电光都是这个城市高科技的体现。

偶尔从内陆来的人总是说,空气中弥漫的恶臭和这里人的恶臭很是般配,他的话得意思也许是这里的人才导致这里恶臭的,又或者生活在这里,所有的人都会变得恶臭?

对了,这里不只生活了人类,海边的垃圾城市是E378最包容的地方。从内陆被驱逐的人类的忠实的朋友——名字叫狗(听说很久以前,它们是人类最喜欢的动物)的一种动物,似乎是专门为垃圾场而生了,无论在哪里你都能看见他的身影,他们身上脏兮兮的,大部分无人领养,可是少部分人喜欢带着狗穿过大街小巷,翻各种各样的垃圾、每家每户的乞讨、甚至抢夺其他人的东西。而被叫做猫的动物倒是另一番待遇,她们更多被当作高贵的象征被各大王族养为贵宠,趾高气昂似乎全世界都是下贱的代表。

当然,最独特的一类就是机器人了。机器人被舍弃在内陆使用,是因为他们会发展独立意识。不能为人类所用的都要丢弃,这一直是这个世界所贯彻的真理,可是这座垃圾城不一样,在这里所有都被舍弃了,所有都是平等了。机器人甚至后来成为了垃圾城的合法公民,能够拥有居住权、进入权力中枢,他们同每个人类一样,会拥有感情、组建家庭,当《人类与机器人婚姻法》颁布时,机器人与人类在平等上又更近了一步。

那是E378星球的14纪元第73年的春天,这是不同于内陆的的春天,它没有和煦的春风,没有沁人的泥土气息,没有满眼新绿的生机,可是却有一片花园,一个由机器女孩打理的花园。

我无意间走近这座花园,被里面的精致的布置和迷人的芳香所折服,这一切与这座垃圾堆的城市格格不入,应该说是一片净土。

我出生在这座垃圾城,连父母都不知道是谁,也从来没有见过什么花朵,看着眼前多彩各异的花朵目瞪口呆。

“请你不要再离得近了。”一个轻柔的女声说道。

我呆呆地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那是一个机器人少女,她穿着破旧的古朴长裙,脸庞很干净端庄,我不禁感叹于现在仿生技术生成的脸几乎以假乱真,她的两只手臂却不是人类的手,而是实实在在的钢铁,一只铁手上紧紧地攥着一只喷壶。

我退后了几步,道歉道:“对不起,您的花园实在太美丽了,我不禁便走到了这里。”

我看到她的脸轻轻笑了一下,我竟然觉得她笑起来真美丽,而且这笑里充满了情感,而非冷漠。

“没关系的,她们也鲜少有外人欣赏了。你想知道她们的名字吗?”

“想,我从来没见过花,我一直以为在这样的垃圾城,花是不被奢求的东西。”

她将手里的喷壶放下,两只机械手提着长裙踩着小碎步过来,她的姿态很优雅像内陆内敛的公主,她指着第一朵花,它浅蓝色的四瓣花朵映衬着深蓝色的天空,“碧瑶”她说道。

她指着一朵粉白的花朵,它含苞待放,内心是金黄色的花蕊,“灼华”。

她又指向水中飘浮着的一朵蓬状的植物,它的中间擎出一朵粉红色的花朵,绿色的叶子和粉红色的花朵十分相配,“玉芝”。

“紫嫣、晴语、潇湘、霖玲、木桑、晚樱……”她把所有她种植的花逐一介绍给我,诗意的名字同迷人的花朵,我觉得自己爱上了这里。

我问她道:“你为什么要种这些花呢?”

她淡淡地回答,像吟诵起了往事的诗:“我活过两个世纪了,这里的每一朵花都是我采来的,两世纪前,这里还是一片净土,白色的飞鸟,纯蓝的大海,还有这些漂亮的花儿。可随着垃圾的逐渐堆埋,漂亮的花朵一点点被淘汰,我把他们丢弃的花朵都收集了起来,建立了这座花园,现在在内陆城里,几乎都看不见花这种物种了。”

“这些就是全部的花朵吗?”

她摇摇头,眼神坚定起来:“我还想采一朵花,叫白珍珠。它是内陆王留存的最后一朵花,但是我预感到它最后也会被舍弃的,我想拯救她。”

我不解地问她:“可为什么内陆这么好的环境却养不了这些花,而这样的垃圾城却可以养呢?”

她叹息道:“我想不是环境的问题的,没有用的东西必须被抛弃,我想这是这个世界形成的规律,也许只是他们不想养这些花了吧。”

我沉默了,这座垃圾城的人都是这样的人,包括我自己,我是不是也是被抛弃的人呢,我的父母在哪里?成为垃圾的都是没用的东西,有一天美丽而纯洁的东西也会变得无用起来吧,那天真散漫的诗,那云游畅想的森林和云端,那承载记忆的楼宇和亭台,那耀眼迷人的琉璃和钻石,一切一切都在人类的前进道路上被抛弃,只为了一句“为了更好”。

她扰醒了陷入沉思的我,银色的手臂递过那只喷壶,说道:“可以帮助我暂时照管一下花园吗,我要去采最后一朵白珍珠。我想让这里每个没有见过花的人,在春天都因为花朵的开放而感到幸福。”

她说完便飞奔了出去,迅猛如风,看起来像个女特工,留下停在原地错愕的我,刚才的一切让我都忘记了她是个机器人,身体机能与常人不一样。

我不禁在心里默念着:“世界上最纯净无瑕的白珍珠也许真的可以在这恶臭的垃圾堆里生长吧。”

她离别的那几天,垃圾城下起了大雨,雨水使垃圾城的恶臭绵延几十公里,人人都闭门不出,整个垃圾城除了垃圾空荡荡的。

受恶臭空气的影响,花园里的花很多都垂下了头,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好几天,雨渐渐停了,花朵又重新昂起头,散发迷人的香气。

我不禁担心起那个机器少女,她就那样单枪匹马闯进内陆之地,甚至还要偷一朵王家的花,养在环境最优良的内陆之地的白珍珠真的会被逐渐被玷污吗,为什么她会有那样的自信呢?看着面前的花园,我怀疑起来,她到底是施加了怎么的魔法才使这些花在这恶臭的垃圾城开放了两个世纪。

又过了一个月,她还是没有回来,但垃圾城的首领和亲卫军(有一半是机器人)去了内陆,3天后他们带回了一个消息,内陆军和垃圾城要开战,整个垃圾城全部进入军备状态,机器人纷纷主动参战,说是为了他们的神圣的权利。

亲卫军的护送队路过我们所在的街区,我看到他们用担架抬着一个死去的人,为了看的更清楚,我挤过人群,努力追上护送队,我看到是那个机器少女,她银色的手臂从盖着的白布中显露出来,她的钢铁拳头紧紧握住,似乎生前拼命地保护过什么。护送队从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和机器人群中缓慢地穿过,“为自由和平等而战”的口号传遍了大街小巷。

第二天,机器少女的花园来了很多人,垃圾城的首领亲自将那株白珍珠种植上,纯洁无瑕的花朵在缤纷的众花中显得很朴素平淡,她也就只有纯洁这一种特点了。

少女的墓被建立在这座花园,黑色的墓碑上用白色的字体纂刻着:“致纯洁的少女,她是勇敢的殉道者,她鼓舞我们为了自由而战。”

后来,成千上万的军队浩浩汤汤地开往内陆,残酷的战争打响了。英勇的垃圾城人和机器人组成了军队攻破了一个又一个的城市,而我按照约定,继续打理她留下的花园。

战争持续了半个世纪,直到我临近死亡的那天,战争结束了,我们得到了内陆一半的土地,垃圾城不再堆满了垃圾,而是开满了一片片的白珍珠,她们在风中摇曳,像一个个戴着白冠的精灵,等待着哪位温柔的少女将她轻轻采起。

我想,她的愿望实现了,看着白色的精灵在空中舞蹈,我渐渐沉入了梦境,梦里是春天的季节,她在白色的花田里旋转着,两只银色的手臂舒展开,却毫无违和感,更像只银色的飞鸟,她脸上满是喜悦。她望向我这边,问了一句话,我没有听清楚她说什么,只记得她很开心地笑着。

(3)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