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一样

作者:殇陌same

他渴望和他们一样,病态的渴望.。

望着冗长的队,他又低头继续空虚地漫无目的地在屏幕上滑动。天泛暗,白光映在他麻木的脸上,惨白,有些瘆人。

这里是个小城市。水泥楼都不大,烟尘在暮色中游离,与斑驳破败的红砖墙杂糅在一起,都昏沉地放弃逃离了。

日复一日地,他在公交车上摇摇晃晃过了半生,车窗外灯火摇曳着,绚烂的霓虹灯在眼里飞速掠过,他的心却静的出奇,亦或都已经死了罢。和周围熙熙攘攘的空壳一样,没有灵魂的在苟活着。

下车。走在前面的是一对情侣,手挽着手,有些暧昧。爱情到底有什么意义,他琢磨不明白,可能一生也悟不出这劳神费力的差事为何人们癫了般去追求。男的顺手将手中的易拉罐抛他的脚下,走了。石砖路上,灯光有些扑朔,易拉罐敲出的叮当声在巷子里回荡,最后消逝在这茫然的城市中,再也找不到了。他想把它拾起,再转身放进垃圾桶里。但最终还是放弃了,一脚将它踢在柏油路上,任飞驰而过的铁皮机器将它轧成路的一部分。

到家,秽物纷飞。房间的布局诠释着杂乱的意义。原来放电视那块墙白得突兀,他随手拿起遥控器,胡乱按了一通,又将它丢在角落了。上个年代的老电视卖的钱,他也清楚,撑不了几天。提起满是水垢也不愿清洗的烧水壶,哗得将水倒进泡面盒里,香气瞬的飘开。但他什么也闻不出,对这廉价的香气早就麻木了。对他来说,这只是个省钱的活命工具,仅此而已。

端着泡面,望着发霉的墙壁,又开始了对自己的质疑:这样苟活着有什么意义?

他每天这个时候都会问自己这个问题,拿着微薄到不能养活自己的工资,一张平庸的脸,一个毫无特点的人,完全被动的与生活互相消耗。而自己想做的,想拥有的,想追求的,都被财力和精力一脚踢翻。

梦想。这个词在他的心里早就生尘,忘却了。关于他的梦想,他一直觉得可笑。他想要几百平的房子,想去五星级酒店,想与爱人在海边等风,在草原上看日出日落,在山顶,数着,是星星多,还是他对她的爱多。而现实不仅背道而驰,还将那个美好世界一把火,化作没有营养的干灰了。

床上,他知为何落泪。他很久没尝过这涩进心里的咸味了,上一次哭,可能还是高考结束吧。枕头慢慢的被浸湿,里面装的是十几年的愧疚与无奈,对年少无为的哀悼,对茫茫前路的无助。

夜深,天空中没有明星。是被云遮住了吗?可能是星已坠落太久了吧,连尾焰都已抓不住了。他睡深了,在这个时间里与世界完全没有了关系,一切尘埃都从身上脱落,一切忧虑都随着银河消逝在沉寂的黑暗中了。

天亮,阳光和昨日没什么区别。他挎上皮革已黯淡的公文包,依然麻木着闯入这个社会,伴随着一两声麻雀的啼鸣,融在更多的空壳中,分不清他的去向了。

他并没有忘掉昨天的一切,没有忘掉以前的一切。他记得他要和他们一样,活得有血有肉,活得光鲜体面。所以他会继续悔恨,继续懊恼,继续对自己厌恶至极。

但他也一定会释怀的。

因为他已经和浓烟下的他们一样了。

在这偌大的城市里,每个人都麻木得一样了。

(9)

热评文章

评论:

3 条评论,访客:3 条,博主:0 条
  1. 发布于: 

    希望重拾对生活的期望

  2. 发布于: 

    如果这里面有现实的影子,那么请你加油,不要放弃对生活的期许。

  3. 发布于: 

    一样,Sam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