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南风知我意

作者:沈渊峤

寒冬初至,北风凛冽,昨夜未经许可擅自飘落的雪花点满了校园,地面上是尚未融化的白雪,因着早晨正值卧床会周公的好时候,才零零星星有一两串浅浅的脚印。

“嘎吱嘎吱”衣着黑色大衣的贺南风拎着两个空暖瓶小心翼翼地走在雪地上,作为一名光荣的宿舍长,他有责任为舍友们服务,这是他军人退役的父亲从小教导他的——为人民服务。虽然大雪天是个绝佳的理由来消极怠工,但贺南风此行还有一个小原因——自己喜欢了三年的女生每天早晨都会走这条路去校外做兼职,大学期末考结束了,不少同学已经回家,今天还能不能看到她呢?贺南风看了一眼表:7:45,应该要到了。他想着,不由得加快了脚步。雪天路滑,再加上冬天笨重,贺南风不负众望的摔倒在雪里,手中的暖瓶孤零零的倒在一边,帽子也趁人之危似的挡住了他的眼睛,幸亏衣着厚实,墩在地上的屁股不算很疼。

“哈哈。”一声轻笑从前方传来,声音很清亮,像悦耳的银铃,给贺南风捎去一丝羞赧。原想着周围冷清,没人看到自己这副囧样,不曾想还有一个同学也会大冷天出来找虐受。贺南风尴尬的笑笑,迅速站起身,抬手把帽子理正,抬头却见那女孩在离他五六步远的地方微笑望着他。

“是你啊,好巧。”贺南风挠挠头,他怎么也没想到会被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太丢脸了。

“既然这么巧,那就加个微信吧。”她缓缓走过来,笑着说。

“啊,那个,我……”贺南风手足无措起来。

“怎么了?”她笑得更开心了。

“我……我有你的微信。”

“啊,你怎么会有我的微信!”她佯装惊讶,张大嘴巴指着他。

“……”贺南风感觉自己被调戏了。

“哈哈,你怎么这么可爱。实话和你说吧,我这次来是专程和你说再见的,我要回家过年了,以后不要再算着时间偶遇我喽!知我意先生。”她再次一笑,欢快的跑走了。

贺南风愣在原地,知我意是他的网名,她知道自己,她知道自己在“偶遇”她,她来和他道别!!

一阵风跑来,撞醒了贺南风。他现在甜的像掉进蜜罐,开心的像中了大奖,恨不得现在就围着操场跑十圈,不,二十圈!越来越喜欢了,今天的她真好看。

贺南风没有忘记冷落已久的暖瓶,接好水便回到宿舍。

“风子,今天怎么晚了些?诶,你咋了?”舍友已经醒了,正趴在床上玩手机。

“老曾,今天我碰到了郑意。”

“啊!你不每天都能碰到她吗?”

“不,今天我和她说话了。”

“哟,进展飞速啊。我还以为到毕业你都和人家姑娘搭不上话呢。”

“她,知道我是知我意!知道我每天假装偶遇她!她来和我告别!”

“哎呦,我的天。那你快点追啊!人女生都做这份儿上了!”

“怎么……怎么追啊?我不太会。”

“唉,我说吧,你就只知道起个大早去看人家,跟初中生一样。这样,我教你吧……”

老曾和贺南风都是本地人,所以隔天下午才收拾东西回家过年。宿舍里仅剩两人,老曾早就收拾好了,打算等贺南风一起再吃顿饭。

贺南风闷头收拾,尽管不用带太多东西,但该有的清洁还是要做。老曾在一旁玩手机,面色越来越凝重。

“风子,我记得郑意是湖北人吧?”老曾声音有些发颤。

“对啊,她是武汉的。怎么了?”贺南风抹了一把汗,坐在床上。

“武汉爆发了一场流感,我看报道挺严重的。”老曾将手机举到贺南风面前。贺南风平时很少玩手机,连新闻一类的都很少知道,最近和郑意聊天,她丝毫没有向贺南风透露这次流感,以至于他完全不了解这场天灾。他慢慢的翻着主流媒体的介绍,整个人陷入沉默。

“风子,你要不打个电话问一下郑意?”老曾小心翼翼的开口。

贺南风愣愣的点点头,拨给郑意:“喂?郑意,听说武汉那边……你……”贺南风装作闲聊一般的语气可能瞒住电话那头的郑意,却瞒不住这边的老曾,他打电话的手都是微微发颤的,老曾将手轻轻的放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

“啊,没事没事,回到家后我就没有出门了,不用担心我。你也要注意防护啊。”

“嗯好,没事就好,那我就放心了。挂了?”

“嗯,拜拜!”

贺南风松了一口气,笑着对老曾说:“没事了,我们去吃饭吧。”

……

“哎呦,这次武汉的肺炎好严重,幸亏上次我买口罩买多了,你看现在都买不到了。”

“是啊,专家说类似非典的病,希望武汉加油,一定能挺过去的。”

贺南风听着爸爸妈妈的话,心里又揪起来。这两天他和郑意就没有断过联系,听她说她邻居成为疑似病例,他们家现在都不再出门买菜了,尽量靠着年前置办的年货来生活。

“南风,我现在有点难受。”微信提示音响起,贺南风几乎秒回:“发烧?干咳?”“有点发烧。”“快点去医院!”“好。”

贺爸爸贺妈妈看着突然从饭桌上站起的儿子,诧异不已。

“南风,怎么了?眉头怎么那么皱。”

“郑意好像生病了。”

“是你常提起的那个女孩子?”

“对。”

“我记得你说她家是武汉的?”

望着沉默的儿子,老两口心照不宣的放下筷子,安慰他不要着急之类的。

接下来的三天里,贺南风几乎每时每刻都抱着手机,贺爸爸贺妈妈看了也没有说什么。

“贺南风,我确诊了哈哈。”

“医生说可能是我回来那天被感染的。”

“幸运的是我一直没有出门,爸爸妈妈也没事。”

“现在医生护士们都在全心全力的照顾我,不用担心。”

“我一定会战胜肺炎的,毕竟我还没有谈过恋爱呢!老天爷怎么可能把我给收了。”

贺南风看到那一连串的消息,眼泪顺着侧脸留下,他在抵力压出哭声。是啊,她那么灿烂,怎么能离开呢。她那么坚强,一定会战胜病魔的。

电视机里传来欢声笑语,可他的女孩还在冰冷的病房里孤独的等待,为什么?为什么是她?泪水再次决堤。

“南风?你还在吗?”

“我在。”

“我想和你说一件事。”

“说吧。”

“我们在一起吧。”

“……”

“万一我死了……”

“闭嘴,什么死不死的。你会好好的,一定会。”

“哈哈哈,当然了。那你答应吗?”

“……好。”

“幸会啊,男朋友。其实,我很早就注意到你了。你呀,每天都在我经过的路上提两个暖瓶,假装不经意的和我擦肩而过或者看我过去。一次两次可以说是巧合,天天都一个点来,有的时候我早来晚来个五分钟依旧能看到你,你说这难道是巧合?如果是,那一定是我命中的缘分。如果不是,这个男生一定很可爱。不知道你发现了没有,我总会和你不经意的对视,你说这是巧合吗?当然不是,我是故意的哈哈哈,每次对视你都会装作若无其事,其实耳尖早已红了。我有意的迎合你的偶遇,以至于去向朋友要了你的联系方式。没想到,我竟然有你的好友。还是很久以前的,没想到啊,你居然一句话都和我没有说过。我们的聊天框里只有‘你好,我是知我意。’‘我已经通过了你的好友请求,现在开始聊天吧。’所以,我故意和你搭话,发现越聊越投机。你呀,除了性子有点慢,其他全都是我喜欢的地方。不过,我开朗,我们两个可以互补!老一辈人都说这样好。”

“你发了好多,我也不会讲情话。我们来一个约定吧,等你病好了,以后每个冬天我们都一起过。”

“好的,爱你!”

“嗯。”

“贺南风!你不说爱我!”

“爱你。”他的耳尖又泛上了一抹红。

“南风,我们官宣吧!”

“怎么宣?”

“你拍左脸,我拍右脸,这样合起来。”

“好。”

朋友圈:

@知我意 我的男朋友。[图片]

@意 我的女朋友。[图片]

好友们纷纷送上祝福。

@意:统一回复,谢谢祝福,我们会永远永远在一起的。

那夜,两人聊到很晚很晚,直到贺南风强制郑意休息,她才不乐意的关掉了视频通话。

贺南风失眠了,不知道为何,他的心总是慌乱的,他既想让郑意多休息,可到郑意离开他的视线他又不舒服起来。他不能打扰她,她要休息。

……

次日

“喂,你好。你是贺南风吗?”

“你好,我是。”

“我是郑意的妈妈。”

“阿姨好。”

“嗯,我……郑意她……”

“怎么了?阿姨。”

“小贺,谢谢你。谢谢你给小意生命中最后的时刻添了一份独一无二的光彩,她发消息对我说她很开心,她很幸运能遇到一个爱她的男人。她还说,如果她离开了,就让我告诉你,她走的时候很快乐,让你不要伤心,她会变成一颗星星,保佑着你。你要幸福的活下去,带着她的一份。”

“……”

“小贺?”

“阿,阿姨,谢谢你。我挂了。”

不知为何,贺南风没有流下眼泪,只是盯着昨晚她发给自己的消息,好像她还在。整整几日,贺南风就像失了魂魄,要么抱着手机傻笑,要么抬头望着天上的星星发呆。

“妈,你看。今天的星星真漂亮,那颗最亮的,看到了吗?上面住着我的爱人。”

“……嗯。”

“她可漂亮了,比星星还漂亮。她的眼睛美极了,声音也好听……我给你看我们的合照……”

“近日,新型冠状病毒特效药已研制成功。专家预计即可十日,便可成功治愈患者……”电视里严肃的女声让贺南风一下定住,同时,他听到隔壁,楼上,楼下,整个小区都在欢笑。整个城市为之欢庆,整个国家洋溢喜悦。

这场战役即将结束,她的生命定格在这个冬天。她没有遵守他们的约定,没有一起过未来的每个冬天。于是,他等啊等,等啊等,等来了花开彼岸,却永远等不来那个在雪中和他道别的女孩。

 

后记:

“随着特效药的研发成功并临床使用普及,全国已恢复往日生机,各行各业呈现出蓬勃发展之势。”

……

多年后,在贺南风和郑意就读的大学里盛传着一个美丽的故事,据说在早晨七八点时,如果女生两次三番的遇到提着暖瓶的男生擦肩而过或静静注视,这一定是他喜欢她。若是女生之后总是与他对视,那这两人一定可以永远永远的在一起。

 

 

(7)

热评文章

评论:

3 条评论,访客:3 条,博主:0 条
  1. 发布于: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2. DM48
    DM48发布于: 

    每个患者都有自己的故事吧,虽然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但我想继续听下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