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我的秘密》

作者:实虚先生

现在是2020年2月11号晚上11点12。

刚刚读完《易经》摘录的象曰,每晚睡觉前读一遍成为我的习惯,也靠他们帮我冲淡由意识主宰控制的一天认知。

很久没有提笔听着它的指引写东西了(它是我的灵魂,非那颗肉心),现在是20年新型冠状病毒发生的第二十几天后,现在依然在家隔离,可我想说的并不是这个 ,而是因为这个事情给了我更多时间学习,发现跟更加明确感觉到的秘密,我知道这件事描述起来会很困难,也知道就算我写了也很难有人会相信跟试着理解,但我还是决议要做,因为这是派给我必须要完成的任务。

“投身进那个黑暗的领域,将注定孤独”,1月26号我开始记录我的梦作为“病例”的那天写下的。

著名心理学家荣格先生说“我坚决努力把那些玄学的东西晒在从心理学角度可以理解的阳光下,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防止公众受到邪门歪道的误导。”

我和他(荣格)从未有过接触,但是他写的内容居然和我自身体会的一样,他接受了那个奇怪的使命(发现潜意识的存在以及推崇更高级别人格的出现) 担起了他该担的奇怪责任;所以我也不能怯弱 ,既然选择让我知道,我就应该负起责任将我知道告诉更多人,但前提是我能验证到我知道的是真实。

 

因此,借着这个“宅的机会”又重新研读了荣格先生写的《回忆,梦,现实》,仔仔细细又读了很多遍,去理解荣格先生真的想传达的东西,我们的祖先说“书读百遍其义自见”一点不假,再一次冷静下来重新审视,我理解了更多他的意思,

“他在这本书里记录了从小到大的经历,通过经历可以看到他思想一步步的变化,我很喜欢他是因为他将每个人都视为“单独的个体”,单独的个体无论是经历或者什么相似我们也不能一概而论,就像他对于他的患者的治疗方式一样,他不是一个习惯任何都以概论的人,所以他很成功,我指的成功不是世人对他的评价,以及社会地位,而是他作为一个单独的个体,拥有单独的极其强烈的个性色彩,他在八十多岁的时候说“我越是年迈越觉得自己所知甚少,我的一生就是潜意识自我实现的一生。”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我是一个可以安静下来看书看一整天不吃不喝的人,身边人总是好奇有什么魔力会让我这般狂热,我对于书就是这句话的描述,因为乐知,每次我都很小心翼翼的翻开书,就好像是跟我尊敬的长者进行思想的沟通一样,神圣又奇妙,因为能静得下来所以才能和书的真意融汇在一起。

通过再次研读我在这本书里看到另外一本书《潜意识心里学_心灵的秘密》,我迫不及待的读了起来,里面的所有内容都让我着迷,它更清晰的描述了意识和潜意识的关系,做了更详细的论证,以及个人跟社会之所以会出现心理疾病的原因,将我的思想认知提升到了另外一个境界,让我曾经朦胧的都开朗了,也因为这本书我又发现了另外一本书《金花的秘密》,在这本书里我摘录到了中国的古典作品《太乙金华宗旨》、《慧命根》,还有荣格先生对于东方经典巨作《易经》的文化认可和推崇。

虽然我一直在按照《易经》里的变化行事,但是在读《金花的秘密》一书之前我对于《易经》里面的内容理解还是很浅显的,当然这浅显的认知就已经很好的帮我运用处理好了我的生活,这段我就不细说我是如何按照这个规则帮我摆脱困境的,之后我会详细去论述,因为《太乙金华宗旨》全是古文,加上我读《易经》已经有两三年了,所以理解起来会更容易,但也读了两天才把八分之八九十的内容掌握,再回读《易经》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我之前对它的不理解实在太多,这下终于其义自现了。

《易经》中说“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我深刻理解跟认同但凡读懂这本巨作的人都会变得很善良,如果能运用它便能找到《太乙金华宗旨》里面所说的性(既“性命”,也言“归一”,也名“道”),《太乙金华宗旨》开头说:“自然曰道。”《慧命经》在一开头讲道:“盖道之精微,莫如性命。”。著名汉学家卫礼贤将“道”译为意义。“道”表达的观点:有意识的行走,或者自觉的道路。

无论是荣格先生说的“意识、潜意识、最高级别人格”,还是《太乙金华宗旨》说的:自囗力的一声落生之后,则性命分为二矣,既分为识神和元神。又或者是《太极图》曰:“太乙含真炁,精神魂魄意。”

以上都如“此为千古以来大道次第,长生不死成仙作圣之实法,非空说也。”

 

说了上面这么多就是想说荣格说过的这句话:“意识是主宰,这一错觉使我们坚定地认为:我活着。潜意识的存在粉碎了这一梦幻,它是客观的,而自我只是它的一部分。”用另外一种逻辑来说就是;我们总以为我们知道的生活的意识生活是真实,而我们坚定的认定梦境的荒诞是虚假的,甚至无视它的存在,而现在也许梦境才是真实,意识主宰的现实不过是梦境的潜意识内的一点小力量罢了。

但是别急,荣格用他科学角度的文字描述:还有一个有着人格外衣的更高等的生命,一个灵体,在肉眼看不到的情况下诞生于人的心中。这一灵体是人类心灵未来的住所。

也许你们很难理解,我用这句话来说你们就懂了:道生一,一生二,二用做来理解上面这段话的话,二就指的我们认为极其厉害的“意识”和我们掌控不了也不愿意相信但真实存在的“潜意识”,而它说的更高级别的生命,灵体,就是“道”。

而道在哪里?《太乙金华宗旨》里面是这样说的:不在身中,亦不在身外,山河大地,日月照临,无非此光,故不独在身中。聪明智慧,一切运转,亦无非此光,所以亦不在身外。天地之光华,布满大千,一身之光华,亦自漫天盖地。所以一回光,天地山河一切皆回矣。

因为特殊的经历,所以我感知并实践了上述所有内容的真实性,才将他们整理重新写下。

像极了炼金术的过程:像植物种子的东西像是在水中漂流,从下面很深的水中,火焰穿透种子助其成长,形成一朵硕大的金花,而这植株就长在黑暗之中,致虚之地。金光都是在死亡里涅槃而生的,在死亡的过程中会重新凝聚新的生命,在彻底死亡之后会新生命就会涅槃而生。

万物起源于潜意识海底的无边黑暗之中,那时万物还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在窍里,意识和生命(性命)本是一个整体,“似炉火中之火种”。

而我一直在做的一件事也是潜意识自我实现的过程,从发现它,将它错误的理解,具体出很多单独个体,然后受尽折磨,从害怕它的力量,到接受它的存在,再到运用它的力量,再到现在的理解它,像荣格先生说的一样彻底从它的影响里脱离而出来,站到了山顶,一览众山小,才了解真相。这个世上很多事情都是解决不了的但是可以超越,因为没在将思维处于二元对立,非黑即白的格局里,所以看到了更辽阔的风景,但也看到了另外一面惨不忍睹的画面。

我知道我现在的力量很薄弱,我知道我只是知道,所以它教我记得记好我的“病例”看看到底是谁得病了,这是我的秘密。

欲成漏尽金刚体,勤造烹蒸慧 命根。

我还在实践,如果这是我的责任,那我定当以致命隧志。

附送2.10号晚梦片段

“我问奶奶舅公他们还好吗?奶奶哭了,说他们都死光了就她一个人了,我看她哭心里也很难过,她说她户口也牵过来了,她家哪里就是武汉,我很惊讶怎么会呢,他说就是的, 我说我回家就是想去爬山,我看着前面房子左右的山都灰蒙蒙的,没有像之前那样透亮,梦里告诉我疫情病毒由很多动物做载体,其中也包括果子狸,我很担心爷爷他们,我说我想爬老鹰崖,奶奶说可以要过几天,因为很久才可以出去一次,我想我过两天就得回南京了,我偷偷去爬看看,结果外面忽然一声巨响,看见对面山上突然蹦出火来,大火一下子燃烧开,天上不断掉落火,山瞬间受了伤,突然我心一痛,有一个人眼睛被喷射到了,所有人都尖叫逃窜起来,我想这是天灾可这也是人祸,躲不过的,我喊奶奶,奶奶不见了,爆炸声越来越多,顾不得难过,我赶紧拿出手机拍了视频给何大天发去,希望他看到知道事情有多严重,但是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信号,他能不能收到,发完我就赶紧去找奶奶她们,怎么都找不到她,到处是烟雾遮罩着,大家都在往山上逃窜。火停了很多人受了伤,大家掺乎着往下面房屋的地方走。”

梦是我们于大自然连接的桥梁,梦是象征,并不是具体化人,和意识的语言是不一样的,就如同意识的语言里医生会告诉你生病了,发烧了……而潜意识也就是梦的语音则会是看见房子烧起来了,或者什么东西烧着了,火势越来越大,你越来越热……

因为我只截取了这一点分享给大家,所以你们并没有办法解读,在我的梦里,大山就是我精神里的美好,大山就是大自然,只要看到它总是特别舒畅,它可以洗净澈我心里所有的伤跟不干净,但是现在它受伤了,我感受到它浓浓的难过,就像潜意识里意识说的,这即是天灾也是人活,是人害它受伤了,而人一定会受到惩罚。

可它还是受伤了 人只是小伤,它却是大伤,而人依然无法认识,因为人已经遗忘了它的存在,并认为自己才是主宰一切的强大力量。

所以我很难过,我感觉到了不应该无动于衷,我受惠于自然,不应该也只是装瞎,欲望于我来说太过不值一提,我存在的真正意义并不是为了识神,我将用一生效忠的只有道,去感知,去实践,去记录,去告知。

(5)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