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与天堂

小屋里的诗人

作者:赵嘉盟

万丈铅灰苍穹
弥漫丑恶的灰尘
压得世界喘不过气来
这阴霾胯下
有一座小屋
像孩童眸子般圣洁
毫无杂浊
闪动上帝的佛光
与这凡世相切
诗人就住在这里
注定也会死在这里
埋在早已枯死的梧桐树下长眠
窗上贴花
奋力向屋内延伸
盛开
门上锁依旧紧闭
又被新锈涂满
诗人勉强的呼吸
方可证明
他还活着
或还会活着
低着头
不问尘世
只是写诗
写远方伊人
写炉旁病猫
写世界曾经的眼眉
和现在的自己
深棕瞳孔与纸之间的距离
是一杆秃笔
饱经硝烟的战笔
而那笔尖与纸之间的罅隙
才是万丈深渊
静淌情缘
也埋葬回忆
抓一把花椒和八角
放入诗中
和上阳光和孤独的酒
从此
纸有了酸甜苦辣
笔有了喜怒哀乐
而人
却被岁月噬透
竹影长
叶影晃
人影凉
写有诗篇的素纸
飞不出小屋

(0)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