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撑不下去的时候,去看看凌晨两点的菜市场

作者:莫译尘

凌晨两点钟,世界并不是安静的,至少菜市场不是。

凌晨两点的菜市场,已是人头攒动,四面八方起早摸黑而来的菜农、菜贩子,在此起彼伏的要价砍价声中开始一天的辛劳。

我去过凌晨两点的菜市场。在那里,时间被遗忘,菜农关心的是当日的菜价和卖出成果,菜贩子关注的是如何买到价廉质优的各类菜。尽管目的不同,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捕捉菜市场信息的锐利目光。

所谓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用于形容活跃于菜市场的人们再合适不过。菜农不仅要种得一手好菜,还要会做买卖。一个不小心,就可能错过了好机会。

可是,菜市场的买卖并不容易。东西多了卖不出去,不够新鲜卖不出去,价格高不行,价格低又可能连成本都赚不回来。菜农要会吆喝招徕顾客,更要会斡旋谈判,简直是低配版的商业金融圈。

为了赶市场,菜农根据距离远近和行情早起,通常前一天晚上装好货物,第二天天蒙蒙亮起床运送到市场,这种披星载月的生活,多少人受得住?运气好的,不用多少时间就能全部兜售,差点的可能一直到中午,零零散散的卖出,最差的,就是带着卖不完的货物回家,自销。那种失落与疲惫,该有多沉甸甸?

和他们一样,那次我在菜市场从天黑熬到天明。是个秋天,凌晨两三点,尽管穿着外套,我还是忍不住打颤。

但我看见的,却是穿着外套踩着拖鞋凉鞋的菜农居多。他们,冷不冷?

啃着馒头就着热水热豆浆,边吃边吆喝,一有顾客在其摊子前脚步放缓逗留,立马停住嘴,将嘴里的食物虎吞狼咽下去,生怕错过买卖的机会。甚至有菜农为了省点饭钱,硬是挨饿撑到回家。这种现象常有,出入菜市场的人们早就见怪不怪。

菜市场买卖如同市场贸易,菜类菜品的新旧产出和价格变化,也同市场商品的更新换代和经济走势大抵类似。

菜贱伤农,变化无常的菜价,往往不会体恤早出晚归辛苦耕耘的农民,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的情况更是比比皆是。

菜价好的时候,是农民最欢颜的时刻。那种溢于言表的喜悦,丝毫无遗地挂在嘴角,镌刻在眼里。那个时候,就是丰收。都说秋天是丰收的季节,在我看来,菜价好、收成好,就是农民丰收的日子。

不从事农耕,你无法体会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节奏。起早贪黑是农民每日的必修课;阴晴不定风雨飘摇的天气状况,就是他们的试卷;收成就是成绩,并且没有补考重修的机会。

你也不会知道,从撒籽,出苗,浇水,施肥到采摘,其间经历多少付出,投入多少精力。日晒雨淋,寒来暑往,早刻在粗糙干裂黑黝黝的皮肤里。

我们都是凡夫俗子,总会经历忧愁快乐,悲欢离合。难过了会哭,开心了会笑。可有时候,悲伤会逆流成河,跨不过的坎,让人耿耿于怀不可终日。常在新闻上知晓某地某人自杀等此类信息都会不禁唏嘘,感叹命如蝼蚁。是何等的难处,难到要寻短见?

或许不能一概而论,或许没有经历就没有发言权。但轻易放弃生命,真的很可惜。

有时候我们抱怨。抱怨上天不公,抱怨时运不济,抱怨生不逢时,抱怨命途多舛。有的人活在抱怨里,伤人伤己。有的人收拾行囊重新出发,每一刻都是新的开始。

有时候我们自满。像一口大水缸,水满则溢的道理大家都懂,有时却还是溺于过分自得的深水中。

撑不下去的时候,去菜市场看看,看看凌晨两点的菜市场,有多少人在坚持着,在努力攀爬生活的刀山火海。

(0)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