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其实我都放弃了爱情,直到遇见了你

作者:刘亚泽

1.

要是在我二十岁时,别人安排我相亲我绝对会嗤之以鼻,而且自信地回绝别人“我还年轻,等我以后事业成功了,投怀送报的美女还不得扎堆来?”,但是现在我三十五岁了,样貌平平,工资勉强能养活自己,却还是一个人,父母也对这件事着急得不行。

所以,昨天母亲又托人给我安排了相亲,还提前给了我女方的电话,让我自己约别人出来见一面。但是现在我兜里就剩两百块了,距离发工资的日子还有十多天。想到这儿,我心里就一阵懊悔,后悔拿自己几个月的工资买了个不太会用的苹果手机。

看着手里仅有的两百块钱,我不禁对带女方到哪里去发愁了。西餐厅?不行!随便一家西餐厅的消费就上千了;酒店?也不行,先不说自己钱不够,第一次见面就把女方约到酒店有点说不过去吧;大排档?算了,也不行,第一次见面怎么能选在那么廉价的地方呢?要不带到家里来做饭?理论上是不错的,还可以顺便展示下自己的生活方式。

但当我看到满屋狼藉的房间,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看这情况,打扫干净这个客厅就已经够我受得了,更何况还有卧室和厨房呢?

唉,伤脑筋!我不禁揉了揉太阳穴,“要是女方请客就好了,但是听母亲说对方人长得挺标致,而且还是个大学毕业生……”慢慢地,我脑海中浮现出一位身着淡绿色长裙,留着齐肩长发,满脸微笑的女生形象。

就在我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时,放在堆满吃完的泡面盒和发霉的零食袋的茶几上的苹果手机响起。电话是母亲打来的。

“喂,儿子,你跟张小姐联系没?”张小姐就是那个我要相亲的对象。

“还没,我这不刚下班回家吗?”

“那你快点啊,我告诉你,我跟你爸都看过了,对张小姐挺满意,你可要好好招待别人,别吝啬钱,你要是不够的话,妈给你打钱。”

“妈,我怎么会要您的钱呢!我这有,您放心,我一定好好招呼人家。”

“那儿子,你这次一定要把握住机会,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像我跟你爸这个年纪的人都开始做爷爷奶奶了,你倒好,还没结婚……”

“好好好,知道了,妈,您跟爸注意身体,我自己会把握好的。我这边还有些事要处理,先挂了啊。”

挂断电话后,整个房间就又安静下来了。也许,真的像母亲唠叨里的那样,自己真的是需要一个女人了,想想自己上一段恋情还是在七年前,我就有点哑然失笑。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把心一横,心想随便张小姐去哪里吃,反正就这两百块钱,够用就自己请客,不够就再说吧。这世界每天发生那么多得事情,又有哪一件是事先预定好的呢?

这一刻,心里突然就舒坦了,忘掉了自己下个月要交的房租,厨房里停运的天然气,还有一直欠费的电视机。

我再一次拿起桌子上的手机,输入了母亲给的张小姐的号码,然后轻按了拨打。

“喂,您好。”电话不一会儿就通了,从中传来一段甜美的声音,我心想对方肯定是一位深藏闺阁的美女,又或者是一位等待我的公主,当然,我已经三十五岁了,她等待的时间也真的是挺长的。

直到她再一次重复问候,才把我从自己的幻想中拉了回来。“喂,您好。我是王大宝。”我说话的声音特别小,一想到对方是一位身高人美学历高的美女,我就觉得自己说话特别没有底气了,刚刚好不容易有点轻松地心情再一次紧张起来,自己平凡无奇,又没有钱,对方怎么会看得上自己?

“哦,原来是你啊。有事吗?”我能听到她带着笑意说出了这句话,这一下,我就更自卑了,她显然很早就知道我要给她打电话,而这个笑正是对我的嘲笑,没错,就是嘲笑。

“恩……就是……我想约你吃一顿饭,不知道你方不方便?”我能感觉自己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

“恩,有时间的。”她答应的如此爽快,让我莫名的紧张,现在好多相亲诈骗的案例,她该不会是想我带她吃很贵的东西,然后再让我给她买那些很名贵的礼物吧?“那我们明天先在中山公园见面,再一起去吃饭吧,明天见!”

“明天见!”我是本能地说出这句话的,我的大脑早已超负荷运转了,电话打完,只知道自己的手心全是汗,谈话的内容已经差不多忘干净了。

挂断电话后,我更不安了,攥着手机在十平米不到的客厅里走来走去。我敢肯定,这个张小姐就是电视中经常报道的相亲骗子,通过自己的娇美的容貌,吸引那些大龄男青年上当。

2.

没办法,我只好拨通自己在公司认识的王律师,想向他咨询关于情感诈骗的问题。

第一遍电话被他挂断了,直到第二次电话才接通。

“喂,王律师您好。”

“您好您好,请问您是?”我有些诧异,虽然我在公司职位低,但我作为电脑维修人员也曾经给他修过电脑,还彼此留了电话,现在他这样,难道是忘了我?

我重新给他介绍了我自己,他尴尬地哦了一声,“是你啊!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下我知道了,他上次压根就没有存我的电话,所以我第一次打他电话他因为陌生电话挂断了。想到这,我心中莫名的伤感,刚准备问的问题堵在嘴边却说不出口了。

“没事没事,就是问问您电脑运行得还好不好?”

“电脑好着呢,你做事还真上心啊!以后有什么法律问题可以来找我。”

我应承着,然后挂断了电话,心中却暗自决定,以后无论什么事都不要找王律师帮忙。有些人伪善的外表下,藏着数不尽的冷漠。这是我三岁就知道的道理。

本来还准备打听感情诈骗,现在倒好,越发对自己失去信心。三十五岁混成这般模样,真的还会有女孩喜欢吗?人们常说男人越老越有魅力,但那是对成功人士而言的,于我这样的生活失败者,可能是越老越悲哀吧。

我现在都在思考该不该打电话取消和张小姐的约会,毕竟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已经经不起生活的打击了,自己安安稳稳地生活一辈子就好了。

点开手机通讯录,长期接触电脑内的零件导致的沟壑纵横的手悬在那十一个数字上,也许,这样对我对她都好。

这时,电话响了,屏幕上显示的张小姐三个大字刺痛了我的双眼,我双手颤抖着划开了接听按钮。

“喂。”我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喂,不好意思啊,王先生,我明天公司有事,请不了假。”看吧,她后悔了,公司有事,这么牵强的理由都搬出来了。不知怎么的,虽然自己也想取消这次的约会,但自己依然感觉到十分的失落。

“不如,我们今晚就出来见面吧,就在军安路的川菜馆,那里便宜又好吃。”我没料到是这样的结果,震惊得说不好话,支支吾吾地答应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晚上六点,军安路,川菜馆,我会穿红色裙子的。”说完,她又笑了,银铃般的笑声从电话中传来,然后挂断了电话。

还没见面,我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有点喜欢上这个素未谋面的张小姐了。手机上显示五点十分,只剩五十分钟了,看样子我要抓紧时间换衣服,然后赶去军安路了。

一切都挺好的,只是可惜了我刚刚泡好的老坛酸菜牛肉面。

3.

衣橱里挂满了从淘宝上淘来的廉价短袖,劣质的染料被洗掉了色。如果不是这次相亲,我可能还不会发现我竟然没有一件像样点的衣服。

千挑万选之后,我还是穿上了自己的工作衬衫,因为它是相对而言,自己唯一能拿得出手的衣服了。收纳盒里找出的是自己七年前做伴郎的休闲裤,还好自己在收纳盒里放了香囊,衣服拿出来没有丝毫异味,反而还有种淡淡的清香。这么正式的装扮,总不能少了皮鞋吧,于是,我又从储物间里找出了自己的皮鞋,上面落了一层灰,轻轻一吹,就能看到室内雾霾。

把自己收拾干净一共用了三十分钟,而川菜馆离我租住的地方只需要十分钟,所以时间绝对充裕。用手把落满灰尘的镜子擦出一片干净的区域后,我对着镜子中的自己笑了笑,默默地为自己打气。

再次简单地打理了自己后,我出门了,一路上没有什么波折,除了临出小区时保安大叔的惊讶眼神,毕竟在他的印象里,我应该是一个实打实的宅男,过了六点后就不会出门的那种。

到达川菜馆时,手机屏幕上显示五点五十一,张小姐还没有到。提前预定了一个位置后,我拿出手机给张小姐发了个我到了的信息。没一会儿,张小姐就回复我了,说她一会儿就到,让我先点菜。

我微微笑了笑,心想还是等张小姐过来再点菜吧。这是基本常识,虽然我现在兜里只剩两百块了。

看了看菜单上的价格,我还是有点害怕的,一盘鱼香肉丝就要五十八,我摸了摸自己的衣兜,还好,两百块还在。

长舒一口气后,我告诉服务员等人来了再点菜,然后就玩弄着自己的手机,不断地锁屏,解屏,不是真的想玩什么手机,只是单纯地为了掩饰自己一个人的尴尬。

趁着这个档口,我不禁开始低头思索这个张小姐的面容,我不是什么外貌协会的,并不是特别在意外貌。况且到了我这个年纪,也没什么资本再挑三拣四了,能对上眼就行,更何况通过两次电话接触,我对这个张小姐挺有好感的。

“不好意思,您是张大宝张先生吗?”突然,一段如银铃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4.

我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位留着长发,面容整洁,身着红裙的女孩。她的长相并不算出众,一眼看上去并没有让我感觉惊艳,是那种耐看的类型。

我起身弯腰说我就是,问她是不是张小姐。得到肯定的答案后,我笑道真人比照片好看,这句话倒不是恭维,而是自己真的这么觉得。

简单寒暄几句后,她问我有没有点菜,我说没有。

“都说叫你先点菜了,那么客气干嘛?”她说这话的语气很随和,好像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而是多年的至交好友。

她招了招手,将服务员喊来,问我喜欢吃什么菜,我说随她,其实我还是挺怕的,她点菜的时候,我一边盯着菜价,一边紧握在口袋里的两百块,手心都沁出了汗。

最后我看到服务员在单子上写下四百元整的字样时,心中想着这下完了,等会儿结账的时候就尴尬了,自己第一次和她见面就要出丑了。

张小姐是个自来熟,没一会儿就跟我聊了起来。不像其他相亲的女孩关心对方的房子车,张小姐一上来就问我穿成这样不热吗。说这话时,她指了指我的正装打扮,我尴尬地笑了笑,拿餐巾纸擦掉脸上的汗水,然后解开领带,松开衬衣的第一颗扣子,川菜馆没有开空调,刚刚进来的时候我就后悔穿成这样了。

她看着我的窘态,笑了,笑靥如花,两边的酒窝为她增添了不少魅力。那一刻我看入迷了。

直到张小姐拿着手在我面前晃了晃,我才回过神来。“第一次跟女孩见面就心不在焉,可是个不好的习惯哦。”她笑着说,说这话时就像小女孩般俏皮,可爱。

这个时候,我更尴尬了,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啦好啦,我开玩笑的。”张小姐立刻转移话题,巧妙地化解了我的尴尬,“菜都上齐了,我们吃饭吧。”

到了我这个年纪,对于察言观色这个词理解可谓颇深,所以经此一事,我对张小姐的好感再一次增加,没有再忧虑待会儿付不起款的尴尬了。

饭桌上,张小姐狼吞虎咽地吃着,丝毫不注意自己的吃相,不时与我谈论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更有趣的是,她所谈的话题,我都恰好懂一点。

这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我们相聊甚欢。吃完后,张小姐看天色不早了,招呼服务员过来埋单,我再次紧张起来,有些尴尬地瞥了张小姐一眼,口袋里的两百块已经被我攥得皱起来了。

服务员过来,说一共消费了四百。那时我双耳发翁,根本没有听清服务员讲了什么,迷迷糊糊中听见张小姐说我和她AA制,每人两百。

我已经不知道是怎么走出餐厅的,张小姐一路兴高采烈地分享自己的趣事,我说送她回去,她说不用,她家不远,她自己会走回去的。

跟张小姐挥手再见后,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发现一路上路灯璀璨,树叶落下时在灯光的照耀下跳着优雅的华尔兹。

真是个有趣的女孩,我小声嘀咕着。

过了这么久的宅男生活,到今天我才突然发现原来夜景这么美,风这么清爽,心这么炽热。明明是秋初,我却觉得是春天,我想我是恋爱了。

5.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将我从睡梦中唤醒。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着阳光将这逼仄的小房间占满。回想起昨晚的美妙晚餐,我不禁傻乐呵起来。

“丁零零!丁零零!”桌上的苹果手机铃声响起,我接听了电话,是母亲打来的。

“喂,儿子,你跟张小姐联系没?”母亲急迫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我心中暗想,我不是已经见过张小姐了吗?而且同样的话母亲昨天不是已经说过一次了吗?难道母亲老糊涂了?

“联系了啊,都见过面了,您老就别担心了。”说完,我不由分说地挂断了电话。

刚放下一会儿,手机再次响起,屏幕上显示的是张小姐的电话号码,“喂,不好意思啊,张先生,我明天公司有事,请不了假,要不……”

我木然地听着张小姐的话,眼睛却聚焦在桌子上吃剩的老坛酸菜牛肉面上。

(9)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