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

再过十几天

作者:布祥

|

再过十几天,新疆的雪全部化了

再过十几天,就是我回家的日子

 

在铁青色的脸上,打趣,投掷硬币

孩子们提着油壶

妈妈把青菜煮好放进碗里

小姐们洗好的内衣

晾在挂同学聚会照片的长廊里

 

应该过了十几天

我差点回到家里

可是随着黄河水一般的人群

我不知现在到了何地

 

出生的孩子,老人的过世

没有使得这股人流缓慢

传染病和妒忌,还有猜疑

爱情里才有的东西

也没有把这股人流冲散

 

人们的心里像扎了钉,死也要死在路上

那些擅自离开,体力不支的人

没有时间互告他们的死讯

但是其他人相信

 

路过一所教堂,也许大家的灵魂就在这里

可是我不相信教堂

见过一束鲜花,也许大家的关爱就在这里

可是我不喜欢鲜花

 

我不知道怎么办,就这么过了十几天

已经长发飘飘的我,走到一所英俄学校前

红色的国旗禁锢在操场的上空,飞舞着

我在想,学生们的血也是红色的

红像花儿一样

 

他们有的在里面谈恋爱,甚至举办婚礼

有的在里面用功读书,甚至拼命

有的天天离开学校,甚至在外面演床戏

还有的上网,你杀我,我杀你

 

我在一个路边摊买了油饼

第一口咬下去,青色的菜心尽在眼底

太阳一出来就烤得我

像烤一条该死的谁的内裤

我的眼睛看不清,仿佛回到过去

 

很久我一直在想

关于太阳的音乐难怪这么少

我以为我快要死了

听不到母亲的声音,见不到美丽的爱情

 

不知道等了多久,也许是十几天吧

熙熙攘攘的人群把我吵醒

他们在埋怨一个老头

身体发臭,衣着不干净

手里还握着半块油饼

 

像溺水的刚刚醒来

唯独眼睛有力气望着窗外

那些地名已经离家很近

 

“快站起来,把这个给你”

我真是受了感动

 

第一次因为面包,油饼

当然还受了流浪者的眼睛

 

再过十几天,已经见不到什么雪

吃过最后一顿饭,一顿散伙饭

再过十几天,我就坐在家里

太阳温暖,照着对面阳台上挂的内衣

我仿佛看到爱情

(4)
关键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