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末世之恋

作者:绛相和

——读《封锁》

因为听说这是张爱玲的成名之作,因而读书的时候不免多看了几遍。

故事写得一点也不复杂,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上海的电轨车上,因为遭遇封锁,一个已婚男人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下一次小小的心理出轨。

张爱玲的确是天才,这一则小故事那么平直,原本没有半分的曲折,却被她写得那样跌宕蜿蜒,电车封锁的短短的数小时,如同不可际遇的一生,两个萍水相逢的陌生男女,在这方寸的天地之间分明进行了一场惊心骇神的末世之恋。

吕宗桢是华茂银行的会计师,旧式包办婚姻,有一双女儿,靠着微薄的薪水养家糊口,生活颇有几分拮据。

他是上海千万家庭之中最没有特色的一员,挣扎在社会的底层,活得唯唯诺诺,小心谨慎。

吴翠远,新式模范家庭里的乖乖女,在学校她是一个好学生,在家她是一个好女儿,大学毕业以后,她留在母校,担任英文助教,生活一成不变,像她的人一样淡淡而松弛,没有轮廓,模棱两可。

这样两个人,如果不是一次临时的封锁,永远只能相逢在陌路,不会出现人生的交集。

因为封锁,未卜的前途与命运,让两个循规蹈矩的生命相遇。其实,他也未必是需要这样一份不切实际的爱,她也并非非要冲破家庭社会给她的定位。可是就是这样一场意外,让两颗如死水一样死寂的心不期而遇 ,擦起了点点火花,刹那间绽放出不可思议的光华。

他的家庭也算和谐完美,却在电车被封锁的那几个小时,矛盾逐渐凸现了出来;他对工作原本兢兢业业,谨小慎微,却在那一段时间里失去了兴趣。他只是无比寻常的一个人,在即将面临生命的终点的时候,突然的发觉自己这样的一生根本没有愿意,他才会如此心犹不甘。

她家里的人都是好人,一尘不染的好人。天天洗澡,看报,听无线电,听贝多芬,瓦格涅,听不懂也听。他们竭力鼓励她用功读书,一步一步往上爬,爬到了顶儿尖儿上——在大学教书,却又对她的成绩没有了兴趣,那些倒不如找一个有钱体面的女婿来的直接,看得见实惠。

他不很诚实 ,也不怎么聪明,她不漂亮,一点也不出众。

可是,封锁的那一刻,她是一个可爱的女人,—白,稀薄,温热,像冬天里的一口气。她是他的一部分,她什么都懂,什么都宽宥他。

可是,在封锁的那一刻,她不想只做一个好的人,她需要一个真的人。他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男人。

他们恋爱了,他告诉她许多话,关于他们银行里,谁跟他最好,谁跟他面和心不和,家里怎样闹口舌,他的秘密的悲哀,他读书时代的志愿……无休无歇的话,可是她并不嫌烦。

他是可以让她脸红心跳的男人,她是他眼里如白描的牡丹花一样的女人。

他们是末世相逢的孤男寡女,时间和空间因为封锁而和现实隔绝;他们无法不去相恋,他们在那一刻活着,只为自己活着,如此期望可以有着一幅全然不同的生活。

封锁解除了,他和她又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他们死了,从一个不近情理的梦中醒来,死去。

她懂了,那一切只当从未发生;他还记得,自己慷慨激昂的话,“我不能让你牺牲了你的前程!”

他们不能不填满这可怕的空虚!——不然他们的脑子就会活动起来。

思想是痛苦的一件事。

他和她活像一只只活着的乌壳虫,慢慢地又爬回自己的窠里去了。

(1)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