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一笺小文

作者:头发下了雪

(一)

春天的书房到了日暮,南窗可见孤单的倦鸟归林。

雨落在屋檐上,嘀嗒嘀嗒地歌唱,唱了春天的柔软。

有时,雨霁云动,涌进边窗的西岑山风,卷动帘子,翻着书页,向了海的方向缱绻而去。

院子里的桃树,花落一地,色白如雪,美了眼睛,伤了心灵。偶有片片的桃花,著在枝头,风若吹来,翩然堕地,声音轻得听不见。

(二)

这雨下得有点突然,像极了夏天的雨。

可以遥望西岑山的窗台也湿了雨,一滴,一滴,从房檐上落下,啪的一声,映出了夏日的美丽。

不远处,没了伞的少年在风雨中奔跑,跑过了寂寞的街道,跑过了无声的岁月。

我还在窗台里发呆,那个戴眼镜的少年已不再在风雨中奔跑,静静地长大,悄悄地死亡。

你老去了吧,不再为梦疯狂;你平静了吧,像海上的花。

下雨的夏天,窗台上挂满了流年。

(三)

谷雨时节,淫雨霏霏。

对面的西岑山峦烟雨蒙蒙,水雾缭绕,俨然一方仙境。

窗外的屋檐下,几只新来的燕子啄来春泥,开始筑起了新巢,甚好。

去年和女儿买来的两只乌龟,已于前几日苏醒过来,有了冬眠的滋养,肤色渐见绿色,可以欢快地在水中觅食,嬉戏。

窗台上的风信子,过了花期,有点昏昏欲睡之状,而绿叶更见粗壮了。

邻居家的小狗又叫了几声,爪子湿了水,走在路上,印出了一串凌乱的梅花。

又是一番春天的样子。

(四)

木心在书中有记,映山红开得正盛时,摘一朵,吮吸,有蜜汁沁舌。可见,这样的事作者是没少做。

记得我小时候,上下学路过一人家的院子,院子里种养数株美人蕉,亭亭玉立,有少女风姿。尤其花色,极其艳红,盛开正好。

我也无心欣赏,要做的事便是吃花的蜜汁。伸手摘一朵饱满的花儿,必须要是饱满的,采摘时手的力度要适中,一朵完整的花儿是最出彩的。摘下来的花儿,调转过来,对准嘴,用力吮吸,花儿的蜜汁就流进嘴里,沁入舌根,甘甜清香,回味无穷,而饱满的花儿往往蜜汁较多。

在那时,小孩子可以补足对甜食糖果的匮乏,暂可解馋。

如今想来,这大自然的馈赠,也已经奢侈矣。

(五)

前几日的春雨,打落了院子里冬青树的果子,其色红艳,颇为喜人。

有时一颗果子,落在雨棚上,就有一声清脆的哒哒响音。果子很久落下一颗,偶尔听到了,就有种人闲桂花落的感觉。

雨霁放晴,院子里便落了一地的果子,颗颗饱满水灵,如红玛瑙。

山上路边的梨花开了,一树的白色,雪落满了枝头。

沟渠旁的空地里,农人种了一畦的豌豆,花开紫色,仿佛少女的春脸,可爱极了。

蝴蝶一双,忽高忽低,流恋花丛中,转眼不见了踪影。

天朗气清,山花烂漫,便是春日的踪影。

(六)

周日在东塔公园。孩子们在玩耍,我在发呆。春未褪尽,想起老街的情像,随写几笔。

记得立春时,燕子就开始衔泥。每户廊下都有一滩燕子粪,像小雪花,星星点点。抬眼看去,麦黄色燕子窝装着乳燕,嗷嗷张着嘴,等待吃食。燕子们冬去春来,没有人会觉得妨碍。有一天,邻家的那窝小雏燕,掉下来一只,粉色的长了小绒毛的肉翅在地上扑腾,伊架了梯子,小心翼翼将它送回窝。

老街的屋子太深,阳光成为稀客,屋里储物的木格子架在天花板上,入了夜,窸窸窣窣是老鼠的响动,蟋蟀不知躲在哪条砖缝里唱歌。

深夜,睡在阿婆的木床上,窗外路灯打着晃,猫在檐上叫春,像小孩啼哭,我却不曾怕过。

老房子不远处,有一株枯木,叶子不见零星,只有一个大大的树洞。阿婆说,这是猫精的屋穴。太靠近,猫精会捉小孩。

那个春天,我一直害怕着。

(七)

雨停了。

下午去朋友的小院访人,不遇。

屋子前的白玉兰开花了,圣洁温润,因了春雨的沁入。而其他的花也赶了早春的集市,绚丽热闹起来。

西岑山下的院子,花市已来。

于我可以独享花之晨昏晴雨。可夜半披衣而赏,可清风拂之而赏,可饮茶而赏,可诵诗而赏,可众人而赏,亦可一人而赏,万千风致皆在心中矣。

心怀花影,便可安然入睡!

(八)

那天在乐清博物馆看展品。

一个人,偌大的展厅,可以尽情的呼吸,可以自由的游荡,眼光落在每一处的玻璃柜上时,我有种穿越时空的爱恋,我就觉得这是我喜欢的生活方式。

展柜中的出土古物,带有泥土的新鲜气息,有着历史遗留的印痕,从遥远的时光一直睡到现在,即使在灯光的照耀下也还是睡意朦胧,呆呆的,很是可爱。

你看它的时候,它也在看你,没有一点因为陌生的第一次而羞赧,反而很自然,很安详,如同旧时光中俩朋友的一次久别重逢,欣喜不形于色,更多的是安静,连阳光都可以屏住呼吸的安静。

我越来越觉得难以与人交往,没有那份踏实、坦然,而古物喜欢我能看到它的内心,因为它是向我敞开的。

(九)莲蓬和莲子

下午吃到了新鲜的莲子。

一位老师从老家回来,带了几个莲蓬,都很新鲜。用手抠出莲子,有嫩老不等。

嫩的莲子显得个小,外面裹着一层薄薄的莲衣,碧绿似青玉。轻轻剥开,莲衣褪了,露出滚白的莲子,那是瓷白色,柔顺有光的肉体,水饱满得想要胀开似的。伸手便拿莲子吃的时候,好像手指尖对那莲子十分可怜的样子,怕把它触坏了似的轻轻地捏着。

一口下去,清脆声响,微甜不腻,又有清香。那是夏日凉风吹过荷塘,拂过莲叶的莲花香味。

留齿的清香,便可抵上半世的尘梦。美哉!

(十)一碗羊肉汤

冬日已余,南方的冬日有羊肉的味道,熟悉又可回味,连记忆也是如是味。

记得少年时,在浙北的一个小镇,天气寒冷冒白烟,住家的隔壁是一家买羊肉的,趁早却热气腾腾,好是暖和。

店铺不大,还可以说有些老旧,支着一面青布幌子,留有岁月的影子。门前搁置一口大铁锅,锅沿有缺口,如同街头一豁了牙的老人,安详。锅内即是泛着红枣色的羊肉,昼夜炖煮着。

羊是湖羊,乌镇为最。羊脂白玉,膻味偏淡,肉质酥软,汤汁浓厚,冬天既可进食,又可进补。乌镇羊肉奇特味在于熬煮时加入了红糖,有些甜腻,但捞出来,配上葱姜蒜香菜丝末,放置一白色碟盘中,颜色和谐,然味道殊变,可口极了。

那时的老板娘很年轻,也很好看。

(十一)菊花似碧玉

在城市住了些年岁,便有了对乡村的向往。还好住处偏于一隅,人说冷清,我说静谧,合乎我意。

我之夙愿,能在乡下觅得一屋舍,前有院落,后有空地,便可栽种我所喜欢的,当然还可以是春风。

若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手捧书卷,心凝形释,便是珊珊可爱。邀二三好友,瓦屋纸窗,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茶具,与之共饮,聊胜于无,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旧尘梦。

如若在乡村生活久了,对城市的一切都会变得陌生,陌生的如同我初来到这个人世间。的确如此。

这个世界有太多我所不需要的东西。他们没在我的生活中出现,我也没觉得少了什么,有什么不妥的,反而是很自然的事情。我越觉得对生活物质的索取少,就越觉得内心的丰盈,安宁。

我可以穿着一件破旧已有年岁的衣服,在风里穿行,在雨中漫步,放歌于天地,我只要做我自己了。我能克制自己的欲望,完全可以做一个城市之外的乡野村夫。但愿如此。

(十二)开得欢快的百日菊

雨下不来,天阴沉着,最是闷热的时候。小院里传来了隐约的蝉鸣声。

放了学的小孩在院子跑着,在夏风里长着,欢快着,活像一只只小兽。

雨水浸泡过的海棠花,没了花只有绿枝,肆意的长着,不理睬你的愿景。

一个土筐里的夏意渐浓。百日菊开了几朵,有精神头,花瓣舒展开来,探出花蕾,如一个受了惊吓害羞的孩子,躲避你的视线,但又无奈委身于夏日的灼热。

一旁的凤仙花是急性子,即使草叶繁茂,也要钻出来,在夏风中,他的花脸是白净似玉,有点寂寞。

月季花是开了好久,花色渐变,惹了你的喜欢,仿佛川戏中的变脸,韵味无穷。

我是因了这夏意,便有了午后的诗意。

(十三)

迟日春暖。

睡到十点,阳光已经暖暖地透过如纱的帘布照进床里,像极了撒了诱人的金粉。

不得已起来,只能携带女儿去觅食,也可做一路的游玩。丼树文创园院子里的老樟树贪婪地吸吮着阳光,树荫下是文玩小摊,各形物品,各色人等。我们要寻食的小店意外关了门,悬着一张在风中飘舞的小纸条。

怏怏出走,一路向东。姜公桥旁有家卖油卵铺,水边人家。阿姨上了年纪,着一身水白衣,头发也白了。一袭洗得发白的棉布遮盖着已经炸好的油卵,一个个挨着,天真而闲适。

我只要买一个,因为初次,浅尝辄止。付钱时,找不开,阿姨浅浅一笑,送你的,没事,自家的。而我顿时羞愧起来,再三致谢。车继续向东,寻找春意,而美在心里矣。

春日的小城,暖意浓浓。

(十四)

落地的木棉花

听友人说,南方的广东木棉花开了。

花期至盛,落英缤纷。

忆想起,那年的福建厦门,三四月的气候,与木棉花的邂逅,终成了如今的思念。

若能在自家的院落手植一株,待其树木,花开枝头,加之风吹云散,明月初出。这份静谧中的热闹又是如何的惹人喜欢?

(十五)院子里的海棠花

那天,一家人去花鸟市场寻花。

我想买一株海棠。老板说这年底年外买者众多,海棠已断货。再说暮春,已过了花期,惟有等到年底。

我不甘心,又去了另一家。老板也是同样的话语,又一手忙着活儿。我不走,面有失落情状,再寻找又不得。久之,老板指指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处,还有一株,可能死了。

这是生着两三片叶子的海棠,树皮皴裂,还有破损,在见不到阳光的角落里,如同一个被遗弃的孩童,痛苦不堪。

我也看了一眼。老板怕我不要,便宜点,15元。我没得选择,付了钱,收养了回家。在小区里,重新培土,装了新盆,搁置在一小方地上。白天晒到太阳,夜晚吸收雨露,在天地中养着。平时偶有看一眼,也没怎么打理。

今晨回家时,它还在那里,只是我刻意看了它一眼,惊艳了自己。枝干有好些叶子冒了出来,葱绿惹眼,还是那种带了露水的肥绿。枝丫间有三两个小花苞,憨憨的,像可爱孩子的小拳头。其中一个已有一些绽放,红色的花瓣似新娘的小肚兜,惹人欢喜。

(2)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