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往事如沙系列之井

作者:老伯

知青的黑房子后面是一小山坡,上坡再转个弯便是全村惟一的一口饮水井。
井呈四方,四周用一抱粗的圆木横向筑就约有近二米见方,并无城里常见的井那般有井栏,很简陋。水面几乎与泥地是一个平面,井边各种杂草当仁不让地疯长,让井看起来像是有着绿边镜框的镜子,倒映着蓝天白云。井并不深,一米七左右。透过清澈见底的井水可见一些水草流苏般地飘动,井底黑泥上散落几只长满青苔的破碗。

当地挑水用的水桶较大,木扁担是专用的,两头各镶一长铁钩。我第一次去挑水时,不知如何操作楞在当场。正作研究状,一位十二、三岁的小姑娘从绿草丛中走来,她也挑水。看到我,抿嘴一笑。
我想观察她如何操作,可她就是站着不过来。我只好把一只水桶从铁钩上摘下来,压入水中,井边有些滑,桶装满水后要提出水面又保持盈满很不容易,脚下不稳模样笨拙。小姑娘见状说句当地土话我不懂想是小心之类,因为她脸上充满担心。我作个手势说你先来。她似乎明白了我是想有样学样。
盈盈一笑,盈盈上前。

水桶无需摘下,弯腰把前面水桶压入水中灌满后左手压另一水桶右手提起,动作熟练轻松快捷,仿佛手中不是个大水桶她不是个小姑娘。乌黑的长发在弯腰瞬间洒落,与青青水草相映成趣,井水晃出黑绿弯曲条纹碎了一井的蓝天;一抹红色点缀其间,那是束发的红头绳。
桶满起肩,又是抿嘴一笑,她轻盈地没入一片绿色中。到山区当农民后的沮丧在这个清晨,竟然有些许缓解,简陋的四方井于是晶莹美丽……

事后得知她是村西头某户的童养媳,小小年纪什么活都做,她的未来丈夫即当前的弟弟还是她帮忙照看长大。
很遗憾地,我来不及知道她的名字她就消失了。
她死了。

也是清晨。知青们闻讯赶去时,她已被捞起横卧井旁边,湿淋淋的衣服裹着她弱小的身躯更凸显其发育不良。
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惨白如天上的白云睡着般很安祥。一头乌黑的头发飘散在水中与流苏般的绿色水草一起飘动,红头绳如血痕般,相当触目。

村民们很沉着地议论纷纷。有说是来挑水滑落井中有说是活得不如意有说可惜小小年纪……
我知道绝非滑落但又不解其中缘由,只有呆呆地看着一个美好青春在我眼前逝去……

再没有盈盈一笑再没有脚步轻盈再没有晶莹美丽的井。

队长一声干活去,大家散去,留着她孤单地面对着蓝蓝的天。没有报警没有验尸没有出殡没有哭声。她就这样消失,无声无息无影无踪。

山村一切如常,死水般地连一丝丝涟漪都没荡起。惟一变化是,村民和我们把挑水之处改成村前的那条小河。
大家当然是认为那井脏了,水不能吃了。

在我心里还多了一个理由:那四四方方的井,是她的!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