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不是巴黎不快乐

不是巴黎不快乐,而是你没有回来。

作者:银戒

有些名字,盘亘在你的生命中,像一道过不去的坎,像一道无时无刻不在让你疼痛的咒。更或者,这个名字除了那个人,你不会再希望任何一个人拥有。丫头就是这个人,在我的生命中,无论过去还是未来,除了丫头,谁也不可能成为丫头。

在我很多篇文字中我很多次都是在写丫头,每次写下都是说放下。然而,直到今天我还在写,不是故事更长了,也不是故事的结局变了,而是又痛了。

丫头出现在我生命中不该出现的时间里,那一年我出车祸,那一年我最爱的人离我而去,那一年我的世界中一片昏暗。

那一年,丫头说,愿意做我的光。

“小白,我是你的光,因为你在黑暗中。”这是电影《黑暗之光》末尾的最后一句台词,两年前我与这部电影相遇,如今已来来回回的看了五遍。每一次我都从开始的一分一秒看到末尾的一分一秒,每次看完听到这句话,我的眼眶都会布满水雾。因为那于我来说并不是一部电影,也不单单是一句话,而是我生命中的一个如咒的名字。就像很多人在很长的时间单曲循环的一首音乐,不是因为真的好听,也不是因为唱的人很有名气,而是因为那是一个名字,一段故事。

如果你不愿意睁开眼睛去看这个世界,那我愿意是你的眼睛。

我愿意做你光,不会熄灭的光。

丫头是我爱过的人,嗯,爱过。

可是真的爱过吗?

我在后来很长很长的时间里都在想这个问题,直到今天,可是没有答案。因为她出现的时间,在我看来,在我想了无数次之后看来,不是对的时间。

因为她出现在我最爱的人刚刚离我而去的时间。那段时间,我的世界里一片昏暗。如果说我这一生需要记住几件大事,以此来证明我活过,那么那段时间会是其中一件。我永远无法忘记那段时间中的我,整整一个月,眼角的泪痕流成了污垢,每天躺在床上,窗帘紧闭着,地上散落着空酒瓶,空气中充斥着劣质香烟的和身体腐烂的气息。那是我直到现在都不想再提及的心痛和噩梦。

一片昏暗的世界,于是丫头就那么出现了,她拉开了窗帘,带着光来了。整个世界只有那一束光。我就像一个掉落悬崖边缘的人,抓住了一根稻草。

我还记得我说喜欢丫头的那天。是深夜,噩梦惊醒,我拨通了丫头的电话,她在第一时间接的。

“有事?”

“没,就是做噩梦了,梦见地震了,打电话问问……这么晚了,还没睡?”

“没。”

然后我就挂了电话,给她发去了一条消息:我们在一起好吗?

丫头没有答应我,而是让我给她写情书,十篇情书。因为我曾给那个我最爱的人写过情书。我动笔了,然而终究是没有认真,甚至是没有写完。我知道这缘故,因为没有情,何来书?

可是她还是答应了啊,她竟然还是答应了。她或许是知道那缘由的吧,可是她答应了。我每次想到她的时候,都会想起十篇情书。我知道她并不是真的想要十篇情书,而是想证明一个答案:她是不是替代品?

而我并没有如期给她情书,那时候她就应该已经知道答案了,然而她还是答应了。

后来,她对我说,她是在放任自己,放任自己赌一次。

她终究是输了,我和她在一起不足一个月,过不了几天就吵一次。那是寒冬,我记得连年都没有过完。

最后我对她说:“我放不下。”

我说,丫头,你不该现在出现。

不是对的时间,那么她于我,我于她,又是不是对的人。可是,如果她那时候不出现,,今生我又还会不会遇见她。

我从不相信命运,也不相信缘分。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在这世间,每个人与每个人的相遇,相知,都很惊险,万分惊险。因为世界太大,而我们的降生也都是偶然。可是,她如果再出现晚一些,比如现在,结局会不会不同?但是,我真的放下了吗。

我们分开了,但我并不想她离开我的世界,我想强行的将她留在我的世界中。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想她留在我的世界里,即使不爱我,即使不和我说话,但我看着就觉得安心,很安心。我的诗,我的句子,我的每一篇文字,都是给她看的。

是不是爱?不知道,我一直都想不清这个问题。

我记得,那天她问我,有没有爱过她?

我说,没有。

她说,你好狠,对自己,对我。

可是,真的没有爱过吗?

究竟有没有爱过,我不知道,不知道,一直都不知道。

她说,李青川,我他妈再也不会喜欢心里有人的人了!

最后,她说,我们好好做朋友吧。

我说,好。

可是,她没有,我们没能好好做朋友。爱过的人都做不了真正的朋友。

她离开了,我那天再找她,我说:“骗子,你是个大骗子!”

她没有理会我。

她什么时候离开的我都不知道,直到那天我想写一篇文字却找不到她的时候,我才发现她已经不在了。

就在几个星期以前,她还没有离开的时候,她生日,我送了她一套书《不是巴黎不快乐》。

我说,这书写的不咋地,但我很喜欢其中的一句话。

她没问是哪一句,我也没说。也或许她是知道的:如果巴黎不快乐,回到我的身边好吗?

可是,她之后又还了我一套书。她什么也不想欠我。

丫头离开了,很多次都想要离开,都被我拉回来了。但这次没有,是永远的离开了。我的生命中,她再也不会出现了。

那句书中的话,我没有对她说,我想在这里说完,但不是原话:不是巴黎不快乐,而是你没有回来。

然而,真的回来了,又有什么用呢,又是不是爱?

(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