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我是一只迁徙鸟,梦了一场春秋

作者:咕噜先生

1.我是一只迁徙鸟

  我在北方。一个城市的村中。
村的中央有一颗大槐树,我流浪的窝就在那里。

每天,太阳还没升起,路边就开始有了行人。曾几何时,天未亮,是我用歌声叫醒人们。而现在,我被嘈杂的脚步声吵醒……

大槐树对面是栋二层小楼。我的窝正对着楼上最左边的窗户。这个房间住着一个怪人,总是时不时的对着大槐树吹口哨。
直到有一天,窗户被推开。我才发现,里面竟是个女生。有着明亮忧郁的眼睛。
我们四目相对,她自言自语地说:真希望我是一只鸟…

真是怪!人类还想做鸟?!

我还想做人呢!
省得每年飞来飞去!

  2.城中村

  我来自南方,一个小镇姑娘。

不知为何,总是向往北方,想看看北方的雪,北方的景,北方的人。于是,我来到北方,一个城中村里生活。

时间久了,发现有些东西,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原来,我逃离的南方,依旧羁绊着自己。
越来越发现,故乡离自己很远;远方,依旧那么朦胧。即便曾经向往的北方里,如今也只是日升日落间。

我,迷失在北方。

每天清晨,总能听到鸟叫,而且就在对面的大槐树上。
于是,我用口哨和它对话。
我吹几声,它应几声。

我把心事,慢慢的全都告诉了它。直到有一天,我真切的看到这只鸟,我们四目相对。
它,机灵的晃着脑袋,眼睛明亮清澈。

在那么一瞬间,我突然想成为它。

  3.北方的雪

  我是一个路边卖煎饼果子的小贩。每天天蒙蒙亮,就在村中的大槐树下摆摊,那个时候上班赶公交的人特别多,所以生意也不错。

偶尔,生意的空档,听听树上的鸟叫,看着人来人往。感觉还是自己摆摊好。

今天,发现隔壁二层楼打开窗户,一个女孩对着大槐树上的鸟,吹着口哨。鸟也应着。嘿,有意思!

这女孩还自言自语,说想做鸟?!这孩子估计书看多了……嗯,还不如卖煎饼果子呢。

第二天,我早早的来到大槐树下,开始忙碌的早晨。却发现,树上的鸟叫的挺欢。

我,一抬头。两只鸟?!
哈!比原先多了一只。挺热闹。

日子,日复一日。深秋之后,冬天来了。
大槐树都没了叶子,光秃秃的枝桠,还有个鸟窝……

貌似有点不对,这个季节鸟应该飞南方吧。听着鸟窝里叽叽喳喳的鸟叫,估计今年这俩鸟没找到组织吧。

没多久,下雪了。

我还是出来卖煎饼果子了。毕竟还是要生活的。

今天没了往日的热闹。人也很冷清。也没听到鸟叫。

据说,这里要拆迁。很多人提前去别的地方租房了。鸟儿,估计也南方了吧?

今天早早收了摊。

离开大槐树时,仿佛看到一个鸟,围着二楼窗台打转,时不时撞一下窗子。但是,不叫唤。

突然,这鸟落在窗台,定睛看着我。

“我要进屋。”

我好像幻听了。今天有点不对劲,还是赶紧回家睡会吧。我推车匆匆回家。

第二天,再来大槐树时,窗台上那只鸟,死了。

天,飘着小雪。当我收摊的时候,鸟已经被雪掩埋了。

也许明年,这个鸟窝,又会有鸟吧?

二楼窗户打开了,那个女孩好像哭了,眼睛红红的。把鸟装进一个盒子,关上了窗。

这孩子估计书看多了,这么多愁善感,不就是只鸟么 。

呵。

好冷,赶紧回家。

  4.南方姑娘的梦

  “我梦到自己变成一只鸟…”

“冬天,下雪了。把自己冻死了…”

“我以为鸟的高贵在于自由,后来发现,即便成了鸟,也没找到自己的温度…”

后来发现,鸟真死了。

再后来,大槐树,被砍了。

周围开始了钢筋水泥,灰土沙尘……

于是,梦醒了。身在北方的我,眼望着南方的天空。还是想变成一只鸟。

作者简介:咕噜先生,自称"EQ公会"会长。一个文字爱好者,枯燥生活的反思者,"EQ公会"公众号(ID:EQGH2017)创办者。
(9)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