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听雨

作者:昶姝

大自然终究是位杰出的艺术家,她以雄浑的笔调勾画了春夏秋冬这等艺术长卷,然后又投以姿色、投以声韵、投以馨味点缀其上,完美的融合了人类将之独立出来的自以为了不起的种种艺术形式,人类应该是有所服气了吧!

就算没有,那也没关系,且听这茫茫黑夜里降落的雨粒,一颗颗如同教诲的泪珠,我相信总有一天总有一颗能够触动你那为了封锁初衷而凝聚的铁石心肠。不要忘怀,人类都是在自然的怀抱里始终生灭的,她有着给予我们人类坚强与柔弱的权威。我相信你的心灵毕竟还有丝丝滚烫的热血,这一丝丝的热血足够点燃你对生命的热情。即便,你从出生就寂寞世间,你的心出奇的冷,我也相信在数十个年头之中,无数次吹来的春风,奏响的雨铃,也该唤醒了你沉寂的心!

无论怎样,你是沉默的还是寂寞的,你是孤独的还是惆怅的,你是踯躅的还是徘徊的,都随我去听听门外所演奏的“自然的心声”吧!

我的门是卷帘门,你可以想象得到它究竟有多宽,层层斜织而来的雨又是多么的慑人心魂。光凭耳朵,你以为那是沙子在击打,因为那声响早已经彻彻底底湮没了传说中的“雨的温柔”,甚至打碎了你本该还有点凄美的梦境,使你拥有了这一觉酣眠所带来的全部悲伤。可惜你们终究听不到,可是悲伤,却已经都属于我了!

我在这夜里,彻夜难眠,总如同一只正在宽阔的海面上徘徊的飞鸟,尽管我心里都在这样想:赶紧找一个可以停息的小岛小憩片刻以怯解旅途的疲乏,但茫茫大海总不如人愿。我注定孤独飞到天明。

隔着一层门听雨总是有误会的,尤其是这雨声里所传达的自然的意志,所以我开门出去了。于是我一个人站在灯火通明之外,没有人陪我,或许还有你们,我的朋友们,但也或许你们都只想蜷缩在光明的灯火之下。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我听到了自然的呼吸、自然的气息里传达的意思。但是我更多的是抓住了一种节奏——一种被我装进水桶或者盆里的优美而轻缓的节奏。如同我的心跳,我的心跳就是自然的心跳,自然的心跳就是我的心跳。

于是,我陶醉了。哪怕我的全身湿漉漉如同刚掉进水缸里出来,我也为自然的朴素而欢乐。不错,我用了“朴素”一词,这正是我眼中的自然母亲。她那么感性,还那么任性,尤其在面对自己的儿女们,她仿佛什么事情都已经做得仁至义尽了,但她还是用一颗博爱的心,日夜不停地撒落她那羞涩甘美的泪珠,以唤醒某种早已尘封于人们心灵的密辛。

我不清楚会是什么,也许因人而异,也许有人注定将这一切带入尘土,然后在尘土中死亡。我只知道,或许我早已经觉悟,但是我依然被束缚在家庭、学校、社会。这是必然的选择,至少我还没有跟死神达成过某种冥冥之中的协议——除了我的降生。

雨,早已经高抬贵手,他不想或是不敢再一寸一寸的给我以浅尝辄止。自然地,我也不好再厚着脸皮站在雨中,于是乎我便推门进去。

(3)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