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我的“黑白双煞”

作者:米喜

这个名字取得有点吓人,但这样的连续高温里,我就想取个这样的名字来降降温。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能降得住这一片在四十左右徘徊的数字呢?

每年这个时候,就是这种走到外面,撒点辣椒面和孜然粉就可以对着自己的爪子直接开啃的日子,我就怀念山东,怀念那里的荫凉,一如我每年冬天怀念那里的暖气一样。虽说,在山东时,我又无比怀念老家的蓝天。

热得让人抓狂的这些天,网上还流行这样一个段子:

说真的,这天气就算是老公跟人跑了,我都懒得去追,太他妈热了,出门5分钟,流汗两小时。如果我和你妈妈同时掉进河里,请先救你妈,我想在水里待会。

其实,错了,水里也没办法待,水深火热呢。那水,照样被太阳烤得火热。按我想,要能有一只超大的冰箱,我一准把自个塞进去。

老陆天天问我:你说我们小时候怎么过来的,连电扇都没有。

我也在想,我们小时候怎么过来的。不过是把凉席放在地上,小孩子们横七竖八地躺着、吵着、闹着。读小学时,男生调皮,午睡时热不过,都躲到那干涸的石桥洞里,那地方是风水宝地,凉快着呢。我奉老师之命去捉拿他们,却怎么也不敢钻进去,虽有尚方宝剑在手,但奈何他们不得。

最开心的,是有西瓜吃的时候。西瓜都是附近的农民种的,摘一个来,一拳头锤开,每个人拿一瓣,把脸埋进去,吃得满脸都是西瓜汁。若是弄在了刚穿的白汗衫上,也会有一阵的惊慌:糟了糟了,我妈要掐死我了。其余的,则幸灾乐祸,全然忘了昨天妈妈是怎么拎的自己的耳朵。

来客人了的时候,家里就会煮上一锅银耳汤。我们老家管银耳叫白木耳。因为大家都觉得,白木耳是可以去燥降火的。如今,我才知道,白木耳的最大效用是滋阴润肺润肤,润肤的原因当然是因为它富有天然植物性胶质。同时,它还可以补脾开胃、益气清肠。夏天吃,确实不错。

野生的银耳是名贵的药材,我等恐是难以觅得。我们平日里吃的,都是人工培植的,都是干银耳。当时,我们的吃法是发开后和肉圆一起煮汤。因为,家里没人喜欢吃甜的;更因为,十乡八里的,大家都那么吃。

这两年,母亲总要交代我,说,白木耳颜色太白的千万不要买,有可能是硫磺熏过的。我告诉她,我都不买干的了,我改吃活耳了。从前年知道有活耳卖开始,我就没买过干银耳了。

原本以为,活耳是不能吃的,很多人说有毒,但有专业机构出来辟谣,用了科学数据说话,于是,我不但信了,而且爱了。因为,它的口感实在比干的要好很多呢:胶多、滑腻,凉拌的话,还很爽脆。

什么红枣莲子银耳羹,木瓜银耳羹之类的,大家都会煲,不说也罢。我要说的,是像现在这样的酷热天气里,恨不得把自己都拿来凉拌的情况下,最省力的凉拌“双耳”。

这双耳指的是黑木耳和银耳,也就是我题目里提到的“黑白双煞”。上好的东北野生黑木耳用热水发开,洗净,浸泡至少一小时。把活耳从冷冻箱里取从,用冷水稍加冲洗,它马上就张开变大了。再用刀子把蒂部黄黑的地方剜去,冲洗,继续用水泡着。

锅里放水,烧开,加盐,放入黑木耳,煮三五分钟,取出,过凉水。再放水,烧开,加盐,放入银耳,煮两分钟左右,捞出,过凉水(买不到活耳的朋友,干银耳也行,不过焯水时间至少得翻倍了)。黑木耳铺在下面,银耳铺在黑木耳上。把事先切好的彩椒圈、香菜末放在最上面。淋上陈醋、生抽、麻油,撒少许盐,喜欢吃辣的还可以淋点儿辣椒油、花椒油之类的。

说是野生东北黑木耳,其实,谁知道呢
我事先还准备了一碗酱料。生姜、大蒜、葱、彩椒、香菜根、花生米全都切成末。烧热油锅,先把花生碎和芝麻加入,迅速翻炒半分钟左右,除了葱花外,其他再一股脑加入。煸出香味时,加盐、生抽、陈醋、料酒,少许糖,翻炒。翻炒均匀后再加入适量的水,煮开,即可盛出。这样一碗酱料,可以拿来拌任何凉拌菜。比如,昨天中午我除了用它拌双耳,还拌了秋葵。没吃完的,用保鲜膜封好,放入冰箱,放两三天是没有问题的。

“黑白双煞”这道菜是中午所有菜里最先吃完的,高温蒸烤下,这样酸爽可口的菜肴,实在是最能勾起人食欲的呢。

我的一位美女朋友说,与其舔屏,不如行动。此言得之!所以,犹豫什么呢,去买活耳吧,去泡发黑木耳吧!夏天的暑气定能被这黑白双煞逼退三百里呢!

(1)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